也許我該放棄

去年的城大開放日,聽了創意媒體學系的講座,被它吸引住了。所以後來就填報了創意媒體。

兩天前接到一個電話,城大打來的,叫我去面試。他問我收到了email沒有,我說沒有。事實上,我很多天沒打開過yahoo的email,我也不知道收到了沒有。但我沒看到,就當沒收到。

然後那個人快速地說了一個網址,叫我上去看詳情。我把那個網址抄得一塌糊涂,雖然是他說得太快的緣故,但我也不好意思叫人再說一遍。我也相信,也許上yahoo email去查一下能找到那封email。

上去一看,果然找到了那封email。報讀創意媒體的人特別多,好像是分成幾批來面試的。我是第一批。這第一批就有200人。聽同班另一位報讀創意媒體的同學說,去年報這一學系的多達五百多人,十一個人爭奪一個學位。想象一下,一個美女同時有十一個男人追求,而其中一個就是我,那是多麼恐怖的一件事。

創意媒體的面試需要作品。老實說,我除了以前借別人的相機隨便拍的一些照片和後來換了Nokia6280亂拍的東西,根本沒有作品。就算那些拍的照片,我也不好意思說是作品。城大開放日那天,問人需要甚麼作品。那人應該是創意媒體的學生。她說,就算生活照拿出來也可以,有人就這樣進了創意媒體學系。這句話無疑是為我壯了膽,所以後來就報了創意媒體。我現在怎麼有種受騙的感覺?

我也想過,面試那天甚麼作品也不帶,空手去。面試老師說,你的作品呢?我就說,等我進了創意媒體,作品就會源源不斷地出來。接著面試老師就會說,那你憑甚麼進入創意媒體?我就說,憑我對藝術的熱愛。我雖然是一頭牛,吃的是草,但生產出來的都是藝術的奶。各位老師不讓我進,可能會扼殺未來的藝術家。我把話說得如此藝術,說不定就把他們感動了。

我確實熱愛藝術。如果文學也歸為藝術,那我對藝術的熱愛就更加毋庸置疑。我在大陸讀高中之前,一直自己臨摹畫畫,還臨摹得像模像樣。要知道,我們小學的美術課學的都是畫太陽、畫房子,技術含量很低,上了初中只有一年級有美術課,并且都是理論課,就是告訴學生中國的文化多麼燦爛的那種,而不是教學生如何畫畫的那種。這種美術課沒人聽。當年愛畫畫的人也不多,不像現在的香港。現在的香港,隨便一個小學生都會畫上幾筆。這里的視覺藝術課看起來也比大陸的要正規的多。不過,我沒有讀視覺藝術。我讀的是中西史這種在香港比較沒有前途的學科。

事實上,我上了高中後就沒有再畫過任何東西。高中也沒有美術課。現在想起來,我以前的那種臨摹根本不算甚麼,用現代的話來說就是菜鳥一名。我根本不懂畫畫。

好了,不畫畫,可以攝影,可以拍片子。攝影,我前面已經說了,我只有一些算不上作品的作品。至於拍片子,那就更不用說了,我沒拍過,也不會拍。你讓我把RM格式的片子轉換成WMV格式,我就行。你讓我用簡單的軟件在視頻上加點文字,我也行。但這屬於傻瓜都會的應用,而其他高級一點的則基本上都不會。據說還可以寫劇本。我沒學過寫劇本,沒參加學校的戲劇學會,很少看劇本,莎士比亞沒看過,等待戈多沒看過,所以讓我寫劇本,基本上也不行。我這樣的人可以進創意媒體?這一點,我比誰都要懷疑。

就這樣,我還是不要去了,以免丟人現眼。

我其實很害怕面試,因為性格比較內向。在填報志愿時,凡是看到需要面試的,我基本上都會跳過去,就算我可能對那學科很有興趣。報了需要面試的創意媒體,可能屬於一時的藝術沖動。這種沖動很多人都會有,但只有很少人會通過這種藝術沖動成為藝術家,大多數都成為了酒鬼或者色狼。還有一部分人變成了醬爆。

現在想一想,如果我真的能夠接受面試的考研,那我還不如報讀教院。最起碼教院不需要作品。老實說,我對教師這職業也很有興趣。雖然老師們總是說做老師很辛苦,雖然我在大陸碰到不少的混蛋教師,但我總覺得做老師會是很有趣的事,面對著那些像自己年少時一樣的少年們。何況做老師薪酬也很不錯。但是教院我一個也沒有報,我就是害怕面試。我還害怕就算我進了教院,讀了三年出來,性格也不適合教書。我發現,適合我性格的職業很少。如果吃軟飯也算一種職業,也許吃軟飯就是最適合我的了。

不過話說回來。如果我能進中大、浸大的中文系或者歷史系,我可能會順便讀一個教育文憑。出來做一個好教師,絕不誤人子弟。

說到志愿,我就再說幾句。志愿可以填25個,幾乎每個同學都會填滿。我沒有填滿,而且其中沒有副學士,沒有高級文憑。負責升學和就業輔導的歐老師就找我談話,為甚麼不報副學士和高級文憑。我告訴她,我鐵了心要上大學的。歐老師就說,但是萬一出了意外,你這樣就很危險。

那時我雖然想說,我情愿出來工作也不要讀副學士和高級文憑。但其實歐老師說得對。歐老師是我中四中五時的歷史老師。讀了一年中四,當時的歐老師對我期望很高,鼓勵我努力就有機會「拔尖」。剛好上一年會考圓玄一中出了一個6A的尖子。我就幻想我可能會是另一位。可是中五的MOCK我就考得很差,接下來的會考也不怎麼樣。其實,考完MOCK後,我的計劃就是最起碼也要考個4A回來,然後上北大–上北大是我在大陸時的夢想。後來就勉強考了兩A,北大夢也破滅。我說起這些事情,是要說明我是一個眼高手低的人。所以歐老師說,我那樣很危險,的確沒錯。

聽了歐老師的話,我回去就找副學士、高級文憑,但看到的大多都是土木系的,沒有一個適合我的。不知道是不是我看漏了眼。總之到頭來,我還是沒報副學士和高級文憑。

只可惜我有破釜沉舟的勇氣,卻沒有破釜沉舟的拼勁。社會大學離我很近……


Technorati : 創意媒體, 城大, 高考

陳牛

陳牛,曾先後於《明報》、《端傳媒》、《香港01》任職,為《號外》、《就係香港》等媒體擔任特約記者、撰稿人。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