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尺天涯

那天我們因為豆腐的生日而坐在一起,突然我有一種陌生的感覺。直到我們坐在海邊,吹著夾帶臭味的海風,那種熟悉的感覺才漸漸回來。那時我坐在豆腐旁邊,相隔不到十厘米。

我可以越坐越近,如果讓她發覺了,我就說,是風吹的。

上面的敘述難免讓人以為我的陌生感與豆腐有關,然而事實并非如此。奇怪的是,也與時間無關。

陳牛

陳牛,曾先後於《明報》、《端傳媒》、《香港01》任職,為《號外》、《就係香港》等媒體擔任特約記者、撰稿人。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