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悼春天

她們說:春天來了。

春天是來了,但很快又已離我們遠去。

她,那個叫春天的姑娘已經死了,死在了一個夜晚。

隨之而來的叫做嚴冬,是一個男人,老男人。

那個夜晚我們戴著墨鏡。

他說,戴墨鏡是為了不讓別人看到眼淚。

我們為甚麼心酸?

難道我們真的愛上了春天姑娘?

也許我們只是討厭嚴冬。

陳牛

陳牛,曾先後於《明報》、《端傳媒》、《香港01》任職,為《號外》、《就係香港》等媒體擔任特約記者、撰稿人。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