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埃及記》影評:現實與荒謬

《出埃及記》一開始的蛙人便讓我想起了《三峽好人》:突然一飛衝天的高樓,戴著京劇臉譜坐在飯館玩psp的人,以及戴著防毒面具在廢墟上消毒的人。

%E5%87%BA%E5%9F%83%E5%8F%8A%E8%A8%98 《出埃及記》影評:現實與荒謬

《出埃及記》一開始的蛙人便讓我想起了《三峽好人》:突然一飛衝天的高樓,戴著京劇臉譜坐在飯館玩psp的人,以及戴著防毒面具在廢墟上消毒的人。

一個荒謬的開頭帶出荒謬的故事。如果你之前對《出埃及記》這部電影一無所知,那麼蛙人無疑是一個懸念,那並不短的一幕似乎與故事風牛馬不相及。你的訝異,將不亞於詹建業(任達華飾)聽到關炳文(張家輝飾)說:進女廁偷拍是為了尋找秘密女殺手組織的證據。

蛙人這個情景,彭浩翔可能是取材自民間的一個故事。這個故事我不太記得,大概就是說有一個張三,大熱天穿著棉襖去鄰居李四家借錢。後來張三賴賬,李四便告上衙門。李四是個老實人,如實說張三當時穿著棉襖來他家借的錢。結果縣官一拍驚堂木,說大膽狂徒李四,居然敢欺騙縣官大老爺,大熱天怎麼會有人穿棉襖。李四敗訴,屁股還挨了打,至於菊花有沒有開已不可考。

《出埃及記》中,詹建業和關炳文就是李四。上司不相信詹建業說的蛙人打疑犯,詹建業一開始也不相信關炳文的秘密女殺手組織一說,都是因為太荒謬,正如電影中所說的「事情荒謬到一定程度就會沒人信」--但無論如何荒謬,事實就是事實。反而關炳文突然改了口供,才促使詹建業開始懷疑關炳文說的可能是真的。

現實的本質其實就是荒謬。超現實不是脫離現實,而正是為了表現現實的荒謬和怪誕。

Default image
陳牛
陳牛,曾先後於《明報》、《端傳媒》、《香港01》任職,為《號外》、《就係香港》等媒體擔任特約記者、撰稿人。
0 0 votes
Article Rating
Subscribe
Notify of
guest
2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13 years ago

[…] 「沒問題」用途廣泛。比如有個叫詹建業的警察告訴你,警署有蛙人打人。你就可以對他說,沒問題的。 […]

trackback
9 years ago

[…] 同是彭浩翔執導的《出埃及記》,裡面有一句話:原來事實荒謬到一定的程度就會沒人信。那部電影不是講荒謬性,而是講「沒人信」。但是《維多利亞壹號》講的是荒謬性(也可以說是沒人性),拍出來的效果卻是沒人信。但是和許多觀眾認為故事太假了的看法不一樣,我理解彭導的做法,這電影就只能這麼拍。女主角殺人其實並不需要一個非常非常強大的動機,因為這只是一個比喻,通過血腥的殘殺把炒樓的殘酷展示出來--而炒樓這種行為背後的血腥,本來是看不見的。一部明顯是虛構的電影卻在開頭打出一行沒人信的字幕:根據真事改編。這除了是一種幽默,同時也在提醒觀眾,抽去那個似乎不合理的表面,裡面卻有種真實的寓意。 […]

Shares
2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