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條人《在碼頭》,唱大離散時代

連續聽了幾次後,又看了歌詞,畫面感很強,像電影的終場。中段,仁科開始嘶吼,阿茂也毫無章節的鬼叫。他們不也是在寫離散的時代、唱時代的荒涼嗎?我幾乎要淚流滿面了,我願意再一次給五條人五分。

閱讀所需時間: 1 minute

五條人《一半真情流露,一半靠表演》

幾個月前,五條人終於再來香港辦演唱會,場地選在了旺角麥花臣場館,是他們迄今爲止來港辦的最大型的一次,而我身邊已經沒有要跟我一齊去看的人。於是,我第一次聽了他們的新專輯。

他們在參加綜藝節目《樂隊的夏天》爆紅後,竟然出了雙專輯《一半真情流露,一半靠表演》和《活魚逆流而上,死魚隨波逐流》,一共22首新歌。我聽的時候,專輯其實已經不新了,我只是太久之後才知道他們出了新專輯。

知道他們走紅後,我們這些老歌迷大概是不太願意接受的,與其說擔心他們變質,不如說我們這種人,內心深處總是希望自己喜愛的東西是獨特的,他者無法明白的那種獨特。

趕緊聽了一遍,音樂還是很喜歡,但感覺歌詞不如以前有力,甚至不如以前幽默。最後,我終於還是沒有找到可以一齊去看五條人演唱會的人。直到最近我又再聽,《在碼頭》前奏的管樂完全抓住了我,儘管我聽得並不專心。我耳朵在聽,腦袋在忙著其他的事。

五條人從來只有兩條人。一個結他,另一個結他加手風琴,鼓手沒有固定的人。聽一位五條人的老友說過,五條人以前好像真的有過五條人的時期,反正自我聽他們起,就沒見過。這次臨時加入的管樂,讓五條人有了不一樣的味道,專輯介紹裡說是「史詩性雙專輯」。管樂加持的《在碼頭》確實給人這種感覺。

發動機的聲音轟隆隆
船長在碼頭抽了一根煙
捕魚的人還在捕魚
不如我們先去隨便走一走
共享單車堆積成山
跟那些蝗蟲一模一樣
農田荒蕪,野草瘋長
他們在碼頭搭棚住了很多年

也許所有的人都應該跳上那艘渡輪一走了之
消失在那暮色裡面
結果正如你看到的一樣

電視機在棚裡嘶嘶沙沙
國際新聞報道宇宙飛船
以色列敘利亞巴勒斯坦
廣告之後我們再見
突然襲來一陣陣空虛
打亂了人們的生活規律
有些人還在回味昨夜夢裡帶來的一陣驚喜
也許所有的人都應該跳上那艘渡輪一走了之
消失在那暮色裡面
結果正如你看到的一樣
五條人《在碼頭》
Tweet

連續聽了幾次後,又看了歌詞,畫面感很強,像電影的終場。中段,仁科開始嘶吼,阿茂也毫無章節的鬼叫。他們不也是在寫離散的時代、唱時代的荒涼嗎?我幾乎要淚流滿面了,我願意再一次給五條人五分。

專輯名「一半真情流露,一半靠表演」,或許是五條人走紅後的自嘲,但我相信《在碼頭》是真情流露的那部分。

陳牛
陳牛

陳牛,曾先後於《明報》、《端傳媒》、《香港01》任職,為《號外》、《就係香港》等媒體擔任特約記者、撰稿人。

0 0 votes
Article Rating
Subscribe
Notify of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