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問題

今天放學本來要測歷史,但我心情不好,乍病缺考。

從肥叻口中知道,原來大家都知道我原來不是真病,而是因爲某人。他們只猜到了一部分,沒有猜到全部。

關於那個某人,的確是導致我心情糟糕的一部分原因,但事實上還有其他的原因。一些人生問題困擾住了我。對於一些人的想法、做法,我實在想不通,人前人後不同的面貌,前後不一的矛盾,你不攻擊他他卻要攻擊你。這是爲什麽我在近期多次提到裝逼的原因。關於裝逼,肯定有很多人比我有研究,比我看得透徹。以我的性格,我也不可能直接指出誰誰誰多麽虛僞,多麽裝逼,而只能若有所指的提出這個問題,結果如何那要看人們的眼睛有多麽雪亮。我承認,活在人世不可能完全不裝逼,更不可能不被人懷疑裝逼,比如我寫這篇文字,人家就大可以懷疑是以”五十逼”笑”一百逼”,或者根本就是只有我在裝逼,所有事情都源于我的妄想症。此時此刻,我也搞不懂自己究竟算什麽。

一切表面的現象都是對我不利的,我的直來直往,我的玩世不恭。我做不到像某人那樣可以收斂身上的刺,再戴上一塊和善的面具,混跡人群,招搖過市。

我無法處理這些複雜的人際關係,無法找到出口。我曾以爲自己有足夠的洞察力,去了解人們的想法,但似乎無濟於事。死的念頭一直纏繞我心頭,只差最後一個決定。或許根本沒有人覺得我這樣的人也會去尋死吧,所以沒有人關心這個問題。

我是希望不用我親自動手,因爲我也實在下不了手,我必須承認。我希望天上突然落下一塊鐵板把我砸死,或者有一輛車猛然把我撞死,總之我歡迎任何暴斃的方式降臨我身上。

(注:上面出現了多個”某人”,事實上並不是同一個人。我的生命已經夠賤了,決不會為裝逼的人去死。而是當所有事情堆在一起,就讓我覺得人生真是複雜。我無力處理,我也活得不快樂,所以想死。)

陳牛

陳牛,曾先後於《明報》、《端傳媒》、《香港01》任職,為《號外》、《就係香港》等媒體擔任特約記者、撰稿人。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