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筆記、布殊、拉登

有人提出一種假設:死亡筆記落在布殊或拉登手上,會怎麽樣?

死亡筆記

顯而易見的是,這種假設還得建立在另一個假設上,那就是世上真有死亡筆記。(據説李小龍就是死亡筆記殺死的)我不認為這種假設是無稽之談,但事實上我認為這是無聊的,因爲就算沒有死亡筆記,無論布殊還是拉登都已經能夠決定很多人的生死。非要說他們還有甚麼人殺不了的話,那就是他們彼此。

如果有人認爲霸權主義和恐怖主義就是布殊和拉登的死亡筆記,那我會表示同意。

我們不妨再無聊一下,順著這種假設,談一些想法。事實上,我們很難分辨布殊、拉登二人,究竟哪一個是L,哪一個是阿月。L和阿月各自都認爲自己代表了正義,布殊和拉登又何嘗不是如此。但是,他們同樣也都殺了人。世界上最應該被殺死的其實就是這些口喊正義、手握屠刀的人。

阿月曾經有過純潔的正義感,後來他的這種拯救世界的正義感演變成個人的慾望。而布殊和拉登是否曾經有過「純潔的正義感」,卻很難確認。但是要把這兩人任何一個比喻成L,我們又不是那麽情願。布殊所為雖然有時也會像L那樣引人發笑,尤其是他那張頗似猩猩的臉,然而其智商卻遠不及L;而拉登滿臉鬍鬚的滄桑樣子,和「可愛」又毫不沾邊,雖然不可否定他和L一樣也有點弓背,但弓背的何止拉登一人,還有趙州橋也是「弓背」的。

電影裏,L和阿月都死了,但死神沒有死。總有一天布殊和拉登都會死,但死神依然在微笑。笑到最後的是死神。

(本文共被 76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