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的生命

我的父母辦完祖母的喪事,回來了香港。被誤會為”我的女人”的那位阿姨向我的父母解釋了那晚發生的事情。阿姨幫我們調解,希望我可以原諒他們。我不知道我該如何原諒他們,此時我只是很想哭。

我媽也把那晚他們那邊發生的事情講了出來。轉告我父母的那個人是一位在叔叔那裏工作的小堂叔。他告訴我的父母,是一個女人打電話給他的,而我就在那個女人身邊。我的父母包括我的叔叔一聽到這個消息就生氣了。尤其是叔叔和我那位”偉大”的父親,又開始批評母親如何寵壞了我。”寵壞”一詞他們一直在用,但我不知道在母親和我之前如何得出這種關係。我從有記憶起,母親就是一個很嚴厲的母親,而父親就幾乎是一個和我無關的人;我是從小被母親打大的,我的右手留下了被她不小心用有釘子的木板打下的痕跡,因此我小時候不懂事甚至曾咒駡她早點死–我只是想說我是如何沒有被寵壞的,而不是爲了表現我母親如何可恨。

在這件事情上,他們再一次表現了他們如何地愚蠢–我能夠說出這句話,就沒打算介意被人說成不肖子。如果我真有女人,我會否愚蠢到叫她打電話回去,然後讓他們發現我有女人?這個問題一經思考就知道不可能,可他們就是喜歡靠直覺。我的父親在外面搞女人能以我是壞孩子為藉口,並得到叔叔等人的維護;如果我真有女人,而我也以爸爸不好為由,能得到誰的維護?在他們看來,不需要有任何的藉口,只要我談戀愛,那就代表我墮落,我變壞。不說談戀愛的事,僅僅通過這件事,試想我過去的20幾年生命裏,受過他們多少次誤會排斥?我自認為我至今沒有自殺,已經是很了不起的事。

這次是他們第一次承認誤會了我。如果不是阿姨,這個誤會可能最終也會和以前的那些誤會那樣,伴隨我終生。

世上有一些人雖有親人,但始終都是一個孤獨的生命,因爲他們的心一直沒有在一起過。

回應

老前輩win的想法,我表示尊重,也感謝給予關心,但我不能不反駁。

天底下沒有誰永遠都是對的,包括父母。”天下無不是之父母”的思想,是可悲的中國封建文化遺產。這種思想使很多父母無法正視自己的位置和錯誤。以愛的名義殺人,行嗎?是不是必須以我死為代價,才能證明我的父母做了太多的錯誤。問題在於父母對子女犯錯可以用”愛”來解釋,而子女犯錯通常只會有一種解釋–不肖子。這是許多做子女的所面對的困境。

望子成龍的父母很多,但是真正能夠成龍的人卻很少。將一個本不是龍的人逼成龍,結果只會是一條身體殘廢甚至心理殘廢的龍。有一些更加糟糕的父母,在還沒有看到子女成龍成鳳之時,早早把他們當成了蟲和雞,然後鄙視他們。

我並不覺得我的父母”正視”了我的問題。他們對我通常都是”歪視”,否則他們也就不會對我存在種種的誤會。他們不去查證真相如何,先假定了我必定是錯的,所以誤會從來都不會得到解決。他們認爲用”愛”這個字已經足夠解決所有的問題。


Ice Rocket : 生命

Default image
陳牛
陳牛,曾先後於《明報》、《端傳媒》、《香港01》任職,為《號外》、《就係香港》等媒體擔任特約記者、撰稿人。
0 0 votes
Article Rating
Subscribe
Notify of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Shares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