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遺忘的水壺

話説星期四放學後我們要留下來練習英語oral。剛開始不久,某老師就把我課桌上的水壺拿走了,她說不要放在檯面上。然後就不知道她放到哪裏去了。反正直到剛才我才想起來我的水壺放在課室的某個地方,而且很有可能被偷走了。在圓玄一中隨便亂放東西,很容易弄丟。

問題是,我不把水壺放在課桌上,還能放在哪裏。我把它放在課桌上又會有什麽問題。結果她把我的水壺拿走就使本來沒有的問題變成了一個問題,因爲我忘了把它帶回家。這不能全怪她,但要不是她多管閒事把水壺拿開,事情就不會發生。我現在就不會「怒氣衝衝」寫下這篇文字。

她的愛管閒事是衆所周知的,以前不寫她是留了一手,現在真是忍無可忍。她是全校爲數不多的,孜孜不倦地留意學生襪子有無穿錯的老師。一個個男同學被她要求提起褲腳檢查襪子,不勝其煩。在我的觀念裏,教學成績不是最重要的,一個好老師必須對學生有愛心。從她的這些舉動我還真沒看出她對學生有多少愛心,我只想到當她發現有人穿錯襪子後瞬間晴轉多雲的表情十足噁心。如果誰認爲檢查襪子可以看出一個人的愛心,那我對你的幼稚表示由衷的佩服。至於她的教學水平,我就不多說了,以免造成我踩人踩得太盡的假象。

真不明白,一個才三十多嵗的人,怎麽就和年輕人有這麽大的代溝呢?去年班上的問題,要不是林結萍老師出手,現在都不知道變成怎麽樣了。

被安排在這樣一個班主任之下讀預科,不知是不幸,還是考驗。我只能這樣想著: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我心志。

最後抒情一下:我親愛的水壺,你在他鄉還好嗎?

陳牛

陳牛,曾先後於《明報》、《端傳媒》、《香港01》任職,為《號外》、《就係香港》等媒體擔任特約記者、撰稿人。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