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觀察】大陸只有叢林社會,沒有商業社會

2月6日,中國長沙,一位使用貨拉拉搬家的女性跳車身亡。當地公安局最近發佈了調查報告,講述了事件的經過。姑且相信這份調查報道沒有作假,那我看到的,就是在中國這個叢林社會下,普通民衆的對立已經嚴重到了什麼地步。民族團結的大旗揮舞地多麼起勁,也掩蓋不了內部的分裂。

貨拉拉(Lalamove)
貨拉拉是大陸一家物流服務網絡平台。

根據調查報告,死者此次使用貨拉拉,費用原價為51元,扣除平台補貼之後,僅需支付39元,算是非常便宜了,大約也就只是一兩餐飯的價錢。車主曾詢問死者是否需要另外收費的搬送服務,死者拒絕。於是,在死者僅依靠自己一人搬貨上車而耽誤了不少時間後,車主提醒死者,按平台規定,若等待時間超過40分鐘,需加收費用,而死者未予理會。此時,車主已有一定的怨氣。

在前往目的地途中,車主再次詢問死者是否需要卸貨服務,再度遭到死者拒絕。而在此次服務中賺不了多少錢的車主,已提前接了下一個訂單,並且為了節省時間而更改路線。死者發現偏航後,向車主提出質疑,並要求停車,繼而和車主發生衝突,最後從行駛中的車中跳出,墜地身亡。「送貨拿拿聲」終於變成「送命拿拿聲」。

這其實是一個很典型的中國故事:服務提供者想賺多點錢,消費者想省多點錢,雙方都只站在自己利益面思考問題,互不信任,互相對立,最終導致了悲劇的發生。雙方都是輸家,死者更是輸掉了性命,唯有平台穩賺,且不需要負上責任。類似的故事,在中國的其他網絡平台上同樣發生着,民衆之間的矛盾也日漸尖銳:在外賣平台,外賣哥和食客互相傷害;在快遞平台,快遞員和消費者也在互相傷害,屢見不鮮。

如果要深究這種對立的根源,當然是整個社會制度的不公,而處於壟斷地位的各種網絡平台,它們制定的規則,更多地只是維護自身的壟斷地位和利益,不僅沒有構建公平的環境,反而加劇服務提供者與使用者之間的矛盾──在他們因為平台規則互相傷害的同時,那些平台卻迅速擴展,收穫了更多的利益。有時矛盾太大了,驚動了當局,當局也就出手整治一下,甚至強行停止平台的運營,以換來短暫的平靜,可是制度不改變,同樣的事情只會繼續發生,民衆間的對立只會愈演愈烈。

貨拉拉(Lalamove)
貨拉拉母公司為香港的Lalamove

貨拉拉母公司其實在香港,是2013年創立的Lalamove,但在香港,很少聽到車主和消費者發生這麼大的糾紛,更不要說中途跳車身亡這麼荒謬的事情。那麼,為何同一家公司,到了大陸,就會把中國人「平庸的惡」(如貪小便宜)放大,造成服務提供者與使用者之間的深刻矛盾,甚至釀成人命悲劇呢?

中國處處都是機會,也處處都是陷阱,因為那是一個叢林社會,而不是良性的商業社會。在叢林社會,你進我退,你死我活,沒有共存並進的餘地,人沒有尊嚴,也沒有安全感──安全感的問題並非靠多裝幾個監視鏡頭就能解決的。當中國人為大陸網絡發展帶來的便利深感自豪時,他們並沒有得到更多的選擇。他們希望安心享用服務,卻不願為此付出更多的費用;同樣地,服務提供者希望賺到更多錢,卻也始終沒有把提供可靠服務放在首位。他們一次次憤怒,最終也只能任人擺佈。

陳牛

陳牛,曾先後於《明報》、《端傳媒》、《香港01》任職,為《號外》、《就係香港》等媒體擔任特約記者、撰稿人。

您可能也會喜歡…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