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缘

1,這些年來,我不敢說「愛」這個字。這個字說出來會讓人變得傻逼。我努力、刻意把自己塑造得很隨便,然後真假難辨,大家也就難以知道我什麼時候是真的傻逼。但是她的出現,令我回復了些許的自信,令我對做傻逼稍微不那麼恐懼。

2,她做的飯很好吃。據說兩年前她為了某人才開始下廚,現已能做得一手好菜。女人的本能就是這樣激發出來的。男人也有本能,男人的本能通常是在吃著女人做的飯時激發出來的。但我的本能卻未有被她激發出來。這不是她的問題。真正的問題在於我還不是一個男人。我何時能變成男人,這是一個謎。像顧城一樣,他永遠不是男人,只是詩人。

3,她問我,你還喜歡豆腐嗎?我說,喜歡。

4,豆腐很可愛,但是我覺得除了可愛,她還有其他更重要的特質吸引著我。那是什麼,我不知道。我對她是又愛又恨。愛是解釋不了的,恨卻有原因。原因是她有時候太笨,笨得無可救藥。但那又是她自己的自由意志,我無權也沒有資格干涉。所以我希望豆腐趁年輕多碰點壁,然後她才會發現那是一個錯誤的方向。至於另一個她,她也許不知道豆腐永遠不會屬於我。

5,以前我以為愛就是要討好對方。但我現在更崇尚自然,我覺得討好的都是假的。在討好的施與受兩方,始終有一方是昏了頭的。但事實是,很多人就是喜歡那種昏了頭的感覺,盡管事後會發現這種感覺并不真實且不能長久。

6,不僅是她,應付任何女性我都感到吃力。盡管是她讓我回復了些許的自信。其實,所回復的那麼一丁點自信對於我來說,沒有很大的實際意義。我喜歡在家睡覺。

7,所以我是一個很無情趣的人。所以我永遠會是孤身寡人。寡人有罪。

Default image
陳牛
陳牛,曾先後於《明報》、《端傳媒》、《香港01》任職,為《號外》、《就係香港》等媒體擔任特約記者、撰稿人。
0 0 votes
Article Rating
Subscribe
Notify of
guest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14 years ago

[…] 我說的崇尚自然就是這樣。我偶爾也會表白,但如果我得到的回答是:「你還是不要在我身上浪費時間了。」那我就會很識趣地不再纏住對方,頂多遠遠望著她。我不會像夸父那樣,去追一個永遠追不到的目標。是我的就是我的,不是我的永遠不會是我的。我不要每天都說「我愛你」,更加不要每天都送花,想出千萬種方法去討人歡心。如果這個人真的愛你,她能看到你就開心了,不需要特別去做什麼。如果一個人因為我說了很多的「我愛你」及送了很多的花才決定和我在一起,那對不起,我并不覺得她是愛我的。一切順其自然,愿者自會上鉤。所以我是一個很沒情趣的人。 […]

Shares
1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