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信人:陳牛

你和她分開已超過一年。你和她在一起的時間太短,以至於你懷疑你們並不曾一起過。我認為,你的這種懷疑是合理的,但是你甚至懷疑那個人從未存在過,就顯得做作了。你的心就是你的世界,既然你的心裡存在著她,那你就不能否認她的存在,就好比你不能否認自己的存在一樣--這根本就是一個悖論:如果你是不存在的,那你就不能進行任何的思維活動,包括否認。

但我依然能夠理解你,我對你的理解是出於我對你的了解--我知道你根本就是一個懦夫。對於懦夫而言,一個更荒謬的虛構比一個事實要容易接受;你情願相信那個人從未存在過,也不願面對那個人已離你遠去的事實。

好吧,此刻如你所願,那個人不曾存在過,我能說的就是:你病得可真不輕。你創造了一個虛幻的人物,你把她設計得那麼可人,跟上帝造人的技術比起來,你簡直可稱為藝術家。然後你居然和你虛構的人物相戀了,你高興的話你這麼一直虛構下去也就算了--那不正是你想要的嗎?但不可理喻的是,你最後竟又殘忍地將你們分離,你捨不得她卻說要忘記她。這是十足的虐待狂做法。

你知道嗎,你是不值得同情的。在你們分開最初的那段時間裡,你沒有做任何事情去挽救,你彷彿看透紅塵似的以為要走的始終會走。你對自己說,不如交給時間去解決。你還說你在等待時機。現在你知道了,時間不會幫你,時間只會幫她忘記你;現在你也許還不知道,時機早就出現,但你沒有抓住,你以為還沒來。「有些人一旦錯過就不再」,你不是會唱這首歌嗎,你他媽是白唱了。你給了自己太多藉口去逃避,你甚至準備說服自己她根本沒喜歡過你,只是跟你作戲。

直到你重新翻閱你們的交談記錄,重溫早已遠去的那種感覺,你才發現,那種感覺那麼的真實,不像是假的。我知道這一年來你都不敢翻開那些記錄,你認為仍留在你腦中的記憶已經夠厚夠沉重。現在是甚麼給了你勇氣?難道就是源自你至今尚未兌現的所謂的忘掉她的決心?

在忘記之前,先去面對,說不定是一個行得通的辦法。既然我給了她時間去忘記你,我當然也同樣願意給你時間去忘記她--你不說我也知道,你需要更多的時間,比她多得多。

我聽你說過,你就是一個病人,她也是一個病人,只是她的病好了,你卻拒絕治療。老實說,我一點也不可憐你。在我看來,你不是一個病人,而是一頭怪物,實在難怪有朋友用「長情怪」來形容你。嘿,你還別不承認,你要不是頭怪物,又怎麼老在念叨著人家的名字?「妹妹」是你叫的嗎?她真的有你說的那麼獨一無二嗎?別說她對你很重要,這種話誰也會說,你也別以為她叫過你哥哥她就對你怎樣怎樣,你只是她眾多哥哥中的一個而已--而且是最不重要的那個,而且是過去式的。醒悟吧,怪物朋友,你再怎麼念叨人也不會回來不會聽到。

你看著你們談天的內容時,我看見你笑了。你這頭怪物竟然笑了。你不是已經失去她了嗎,有甚麼值得笑?我知道你其實不曾為失去她而徹徹底底陷入痛苦,你總有法子令自己快樂起來,你連反高鐵也能反出快樂來,你把快樂建立在民建聯那些無辜的人身上--但是我認為那些都是你逃避的功夫做得好,你現在不逃避了,看著那些記錄,不是應該觸景生情流點眼淚出來嗎?你這樣也太對不住觀眾太對不住編劇了吧。

靠,現在你竟然笑了。看著關於那段歲月的最後的記錄,你開始相信她的存在了嗎?你開始相信曾有那麼一個人喜歡過你嗎?哪怕只是一丁點。即使你在皮蛋瘦肉粥裡只找到一條微不足道的肉絲,你也不能抹煞一個事實:那確實就是皮蛋瘦肉粥。

現在,你這頭怪物還要寫信給自己。就算你沒有她的地址無法提筆向她一訴衷腸,你也不用這樣人格分裂地給自己寫信。我太清楚你這人了,你準會把人格分裂說成是影分身術。照你那麼說,精神病院都要改名叫忍者村了。在結束這封信之前,我必須鄭重地警告你,別給我回信!

早日康復

陳牛

陳牛
陳牛

陳牛,曾先後於《明報》、《端傳媒》、《香港01》任職,為《號外》、《就係香港》等媒體擔任特約記者、撰稿人。

0 0 votes
Article Rating
Subscribe
Notify of
guest

5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Cloud
Cloud
12 years ago

早日康復

至少,你愛過她=]

總會有康復的一天吧。

Tiramisu
Tiramisu
12 years ago

人一恋爱就都变傻子了
喋喋不休了…

Tiramisu
Tiramisu
12 years ago

唠唠叨叨的老太婆了…

trackback
12 years ago

收信人:陳牛: 你和她分開已超過一年。你和她在一起的時間太短,以至於你懷疑你們並不曾一起過。我認為,你的這種懷疑是合理的,但是你甚至懷疑那個人從未存在過,就顯得做作了。你的心就是你的世界… http://goo.gl/fb/PB17

Shares
5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