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識有罪

這是在網絡上流傳已久的圖片,據說具有檢測一個人心靈是否純潔的功能。請各位先自我檢測一下,如實向我匯報。

香港,是一座沒有進步的城市。一年前我們全民共賞藝人裸照,當平時很傻很天真的女明星如此花枝招展地展示在我們面前時,我們感到天崩地裂,世界末日就要來臨。結果呢,甚麼事也沒有。然而,一年多過去了,我們還是接受不了幾個穿得少的女模特兒,我們指著她們,重複著昨日的話--傷風敗俗!

我驚訝的不是袁彌明老師可以上城市論壇,而是這個社會的道德原來脆弱到,只要幾個穿比基尼的女人騷首弄姿就可以將之擊潰。

袁彌明老師說,她反對的不是o靚模,而是媒體利用她們助長不良風氣。這話聽起來就像某些梅窩人說不反對正生,但是堅決不能讓正生搬進來梅窩。我們假定這件事確實助長了不良風氣,o靚模作為事件的主角,袁彌明老師怎麼可能不反對?然而,反對o靚模,正如反對正生,屬於政治不正確,不能公開承認。袁彌明老師的心情我是明白的。

穿得少就可以多出鏡,這恐怕不是這兩天才發生的事情。用「狗咬人不是新聞,人咬狗才是新聞」的道理可以理解這件事是如何發生的,在這樣一個保守的城市,這樣的事情注定要成為熱門話題。如果你沒有足夠的力量去直接封殺她們,那麼你的反對只會推波助瀾。袁彌明老師又說,是媒體捧紅了她們,但明顯的是,沒有受眾的配合,媒體也只能是孤掌難鳴。

所謂的「不良意識」就是基於一種不宣自明的默契,挑逗從來都是雙向的。牙膏滴在胸上,如果還隱藏甚麼別的含意,那必須是看的人事先明白的。這些寫真若真能教壞人,那也只能教壞大人,不可能教壞小孩子,因為小孩子還沒能夠去解讀牙膏滴在胸上所隱藏的性信息--如果他們解讀出來了,那他們已經是大人了。於是,我就懷疑,「不良意識」究竟有甚麼值得我們害怕,是會讓我們的小弟弟產生不安繼而「動L」,還是會導致犯罪?

如果意識是有罪的,那麼最重要不是寫真隱藏了甚麼沒有表達出來,而是你居然讀出來了。

[tags]o靚模[/tags]

Default image
陳牛
陳牛,曾先後於《明報》、《端傳媒》、《香港01》任職,為《號外》、《就係香港》等媒體擔任特約記者、撰稿人。
0 0 votes
Article Rating
Subscribe
Notify of
guest
2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紫草
紫草
12 years ago

「沒有受眾的配合,媒體也只能是孤掌難鳴。」

我又覺得媒體和受眾不總是共謀的關係,尤其以報刊這類綜合性的讀物,很難有「孤掌難鳴」這回事──他們不像針對利基的小眾讀物,沒有養曱甴的所以曱甴刊物難以生存。娛樂版只是報章裡的一小部份。

當媒體一味推諉讀者口味時,我就常想到,這些口味其實只是媒體自己的想象,實情是不是這樣是天才曉得。該謹記的倒是,生產決定需求。facebook 反o靚模群組裡的早期留言,不少都是「我以為剩係我係姐,但原來都有咁多人都係咁諗」。

此刻我又想起教科書上愛說,新聞取捨其實是一種議題設定,也就是編輯們「我告訴你應該關注甚麼」的主觀意志(是意志,而不是「反映」)。他媽的豬流感,全城鬧哄哄,我卻從來不覺得是一回事。我根本不關注這糊塗透頂的東西。

Shares
2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