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組

朋友的女朋友是個很被動的人,情況比我還要嚴重。她想和我一組,但我覺得兩個被動的人一組實在不妥,沒有答應她。她說我沒義氣。

我的時間管理很差。中五畢業那年,做了我一年班主任的蔡老師就洞察到我在這方面的弱點,可我至今沒有改善。我這人自由散漫慣了,訂立計劃也沒用,最終只會變成廢紙,所以得有人監督著我。朋友的女朋友不僅監督不了我,可能還要我反過來監督她。

還有一個朋友想和我同組。她不是看中我的能力(其實我也看不出自己有甚麼能力),只是有了我,她就可以拒絕另一個麻煩鬼入組。我警告過這位朋友,我可能比那位麻煩鬼更麻煩,她不聽勸告,還說有辦法治我。這是我第一次聽人說有辦法治我,她勇氣可嘉,所以我就決定了和她一組,看她如何治住我。希望她不要用力過猛,溫柔一點,因為我反彈起來也很恐怖。

其實我還可以找上個學期的組合。上課前我問她打算和誰一組。她就問我懂不懂哲學。我說不懂。當然就算我說我不懂,她應該也不會拒絕我入組,但我的目的是安排朋友的女朋友進她的組。可是後來朋友的女朋友還是說我沒義氣。敢情唯一表現我義氣的做法就是我要和她一組,可那樣對大家都沒好處。

(朋友的女朋友投訴說我把她稱為「朋友的女朋友」是不把她當朋友,這個投訴我接受)

陳牛

陳牛,曾先後於《明報》、《端傳媒》、《香港01》任職,為《號外》、《就係香港》等媒體擔任特約記者、撰稿人。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