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上啊,沒有了衣裳

我知道你討厭我,最有資格討厭我的就是你。但我比你更討厭自己。

你帶走了我身邊所有的東西,只留下一樣,那東西叫做「遺憾」–或許你有別的名字,但這一次你就隨了我。

請把我也帶走吧,無論是蒸發掉我,還是把我帶去地獄,都好,反正我不稀罕你那個地方。你聽到了沒有,老天。

「前方啊沒有方向
身上啊沒有了衣裳
鮮血啊滲出了翅膀
我的眼淚濕透了胸膛

飛翔著強忍著傷
逃離了獵人的槍
我的雙腳沒有了知覺
我的心情下冰冷的雪」

唱到這裡就可以了,因為後面的我不配。我不是白鴿,而是一隻烏鴉。

(本文共被 40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