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狐認識一年有餘。幾天前我陪朋友去他母親家,到了樓下,發現我到了狐的住家下面。這個下面,和之前說的下面是一樣的,方位詞。

很久沒見過狐,而且似乎連網絡上也消失了她的身影。可是忙碌的生活,令我甚至到了這個時候才察覺狐的消失。在她的樓下等朋友時,我決定打個電話給她,但是不通,並非忙音。她去了哪裡呢?

我之所以知道她的家,是因為我曾經去過,還上去吃過她做的飯,不錯的。我們最後一次見面,是去看《新變形俠醫》。那天,我不怎麼說話。

她跟我說過她的事情,只是我不清楚她是否因為那件事而消失了。我只能遠遠地祝福她生活如意。

陳牛

陳牛,曾先後於《明報》、《端傳媒》、《香港01》任職,為《號外》、《就係香港》等媒體擔任特約記者、撰稿人。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