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人

多年前,有一位同學跟我說:你的朋友都是怪人。你也是怪人。

最初我理解,我的怪人朋友是臀叔,因為臀叔的臀真不是一般人的大,是非常大。看到他的屁股,大家都會產生吟詩的感性。在他的屁股後面讀「此事股難全,千里共嬋娟」特別有味道。

如果這樣理解「怪人」,就解釋不了我為甚麼是怪人。我既無大屁股,亦無大胸,從外表上看,我比任何正常人都要正常。所以這個「怪人」說的應該是行為舉止或性格之怪。臀叔之所以是怪人,不是因為屁股大,而是因為經常有「特別有味道」的氣體從他的屁股湧出來,我猜。

從此,這句話便一直被我視為一種稱讚。因為它的真正意思是,我是一個與眾不同的人。顯然,我的獨特絕不在於和臀叔一樣愛放屁,因為如果我也這樣,就造成了雷同。在我看來,被人說像誰,那是一種恥辱。

後來又有一次同朋友探討所謂的人生意義。我說,人最重要的是獨特性,如果和別人一樣,那也就沒生存在世的價值。

她說,每個人本來就是獨特的。按照她所說,人就沒有追求自身獨特性的必要。

事實上,這世上只有幾種人,而我們都在努力成為那幾種人。不成為那些人,你就等待著被排斥、被淘汰。這個社會之所以容易讓人迷失,是因為我們的目標是要成為別人。

找回自己,就是做一個怪人。十二星座之外,應該至少還有第十三個星座,讓你們永遠都猜不透。

Default image
陳牛
陳牛,曾先後於《明報》、《端傳媒》、《香港01》任職,為《號外》、《就係香港》等媒體擔任特約記者、撰稿人。
0 0 votes
Article Rating
Subscribe
Notify of
guest
2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12 years ago

[…] 在離開興寧的最後一年,我住在朋友家裡。那位朋友多年來被我們稱為臀叔,臀叔之所以是臀叔,是因為他的屁股異常之大,有遮風擋雨之用。我原本住在爺爺家,爺爺退休後多住在佛山,有時也去深圳,甚少回鄉,興寧的房子就空了。表哥表姐也都曾住進去,我們住進去除了幫爺爺看房子,其實主要是還可以幫他澆花--但他的花很多年都沒開過了,只是一直活著。後來表哥表姐相繼離開去上大學,爺爺就不讓我住了,說讓我一個人住在那裡不放心。我不相信這個理由,我相信真正的理由是他的老婆不願意我再住在那裡。於是我就只好搬走,把電腦、書籍全部運到臀叔家裡,沒有在爺爺家裡留下任何東西。才過了不到一個月,爺爺意外身亡,我還想把他的藏書「偷」走幾本,比如《金瓶梅》--我住在那裡時曾偷偷看過幾頁,還有我也想把陳家的族譜搞到手‥‥‥我離開時把鑰匙都交還給了爺爺,但他還是把鎖換了,連儲物房也不放過,我不知道到底是誰的主意。我最後一次上去是爺爺逝世那天下午,那時來了很多人,全都在安慰他老婆,我靜靜坐在一邊,其實我是可趁機拿走幾本書的,但那時我有點悲傷--儘管在得知他離世前我還在討厭他。當我作為長孫送完葬,已經沒有機會下手,所以爺爺沒有一樣遺物到了我手中,我這名長孫的意義就是為他托遺照--多年後修墓我還代表我父親負責抬爺爺的骨灰缸。 […]

trackback
12 years ago

[…] 在離開興寧的最後一年,我住在朋友家裡。那位朋友多年來被我們稱為臀叔,臀叔之所以是臀叔,是因為他的屁股異常之大,有遮風擋雨之用。我原本住在爺爺家,爺爺退休後多住在佛山,有時也去深圳,甚少回鄉,興寧的房子就空了。表哥表姐也都曾住進去,我們住進去除了幫爺爺看房子,其實主要是還可以幫他澆花--但他的花很多年都沒開過了,只是一直活著。後來表哥表姐相繼離開去上大學,爺爺就不讓我住了,說讓我一個人住在那裡不放心。我不相信這個理由,我相信真正的理由是他的老婆不願意我再住在那裡。於是我就只好搬走,把電腦、書籍全部運到臀叔家裡,沒有在爺爺家裡留下任何東西。才過了不到一個月,爺爺意外身亡,我還想把他的藏書「偷」走幾本,比如《金瓶梅》--我住在那裡時曾偷偷看過幾頁,還有我也想把陳家的族譜搞到手‥‥‥我離開時把鑰匙都交還給了爺爺,但他還是把鎖換了,連儲物房也不放過,我不知道到底是誰的主意。我最後一次上去是爺爺逝世那天下午,那時來了很多人,全都在安慰他老婆,我靜靜坐在一邊,其實我是可趁機拿走幾本書的,但那時我有點悲傷--儘管在得知他離世前我還在討厭他。當我作為長孫送完葬,已經沒有機會下手,所以爺爺沒有一樣遺物到了我手中,我這名長孫的意義就是為他托遺照--多年後修墓我還代表我父親負責抬爺爺的骨灰缸。 […]

Shares
2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