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會有如此好人

這是我的電腦死而復生後寫的第一篇文字。

三天前,我把電腦抬到電腦維修店,簡述了電腦出現的問題。店主說,有可能是顯示卡和硬碟的問題。第二天,駐店的人換了另一個,他告訴我顯示卡和硬碟都沒問題,問題在主板,電容燒壞了。如果換主板,那cpu、顯示卡和記憶體都要換,他說要兩千元左右。我說,暫時不換,然後就把電腦抬回去了。這件事證明中醫是正確的,頭痛不一定是頭的問題,可能是小雞雞的問題。

薯麥原來是說把她不用的記憶體送給我。後來她又說,她發現她準備送給我的DDR ram容量都很小,於是決定把棄用的主板連同ddr2記憶體送給我。我當時的想法是,怎麼會有這麼好的人?

雖然第一次約定的交貨時間,薯麥放了我飛機,但第二次則比她約好的時間要早。我認為,她是有權利放我飛機的。就算她放我十次飛機,對我所帶來的損失也不會超過一塊主板的價值。當天鬧了個小笑話,我剛收到薯麥的短訊,介紹她的穿著好讓我辨認,我馬上就在約定地點發現有一個人和她所描述得差不多,而且那個人也在等人。於是我走過去問,請問,你是薯麥嗎?那個人答「不是」,然後就走到另一邊去了。我認錯人,但對方好像比我還要不好意思。就好像以前有位同學,我借了她的東西來用,當我還給她時,還沒來得及道謝,她倒先跟我道謝了–我猜,是不是這個世上像我這樣有借有還的人已經不多了。

前一天晚上,薯麥問怎樣辨認我。我說,穿黑色牛仔褲,為了她放心,我又說,同時同地有兩個穿黑色牛仔褲的豬頭出現,其機率很低。怎知,第二天反而是我認錯了人。

回到家就把主板換上。其實我不懂裝電腦,所以這是我的處男裝。對於一個處男來說,最容易犯錯的是,插錯了洞。請不要想到別的地方去,如你所知,主板上有很多的插口,有些還長得很像。這塊型號RC410L的主板,集成了顯示卡和音效卡,儘管如此,還是比我那塊壞了的主板強大。由於它是集成顯示卡,屁股上多了一個顯示屏接口,而我那部主機箱是沒有在那個地方預留洞洞的,所以我得把後面那一小塊鐵皮給拆掉了,因此我的電腦算是後庭小開了。最大的問題是音效卡。一開始插錯了洞,完全沒有聲音;後來插對了,但只有左音道發聲;再後來又弄了弄,終於兩個音道都有聲音了。但機前端的音頻插口是沒有用了,所以以後只能後面來,不能前面來。

另外還有一個不大不小的問題,這塊主板的風扇很吵。

買了1G的DDR2記憶體,加上薯麥送的512M,夠用了。昨天,開個firefox就側漏,現在非常順暢。對了,現在我才知道,這集成顯示卡好像並不自帶ram,要在BIOS上設置,從記憶體那邊分給它用。本來是去石籬商場的那家電腦商店(也就是我上面提到的維修店)買的,老闆開價400幾,所以我還是得跑到深水步去買。我住的這一帶,似乎窮人居多,一條400多元的記憶體也不知道賣不賣得出去。恐怕要看住在雍雅軒的中產會不會上來買了。

其實,自從我登出低價收購DDR記憶體一文以來,想送我記憶體的不止薯麥一人。sidekick還特地拍了照給我看,問我合用否。還有些朋友我也不一一說了,總之感謝你們。

昨天,我朋友也問,怎麼會有這麼好的人。

這說明我在網上的形象還算不錯,哈哈。

陳牛

陳牛,曾先後於《明報》、《端傳媒》、《香港01》任職,為《號外》、《就係香港》等媒體擔任特約記者、撰稿人。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