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最糟糕的教徒

如果真有上帝的存在,他最討厭的或許不是我們這些不相信他存在的人,畢竟我們不相信他存在是有一個他自己也沒有辦法反駁的理由,因為他從沒在我們眼前出現過,哪怕放個屁也沒有。他的存在,都是別人說的;他說過甚麼話,也是別人說的。

2

名人的煩惱

你應該認識我,我叫萊基布朗,因模仿總統奧巴馬而成名。收穫了名利之後,煩惱也接踵而來,比如,以下的對話就經常在我身上發生:

1

一個醉客的固執

我的腦海裡不斷出現這個人的樣子,他穿著西裝,提著公事包,形象不算高大,也沒什麼特別之處,不過他做了一件與眾不同的事,他在向後的電梯上不停地走著,路人告訴他「你走錯方向了」,甚至拉他回來,他也無動於衷,依然堅持在那個不能把他帶到目的地的電梯上走著。我們不禁要問:是甚麼使他如此執著於做一件沒有成效的事?

3

《偷戀隔離媽》影評:關於文學

文學的功能是甚麼?有的人說是陶冶情操,有的人說是政治宣傳,我卻認為,文學對於大多數人來說,其實和看八卦雜誌差不多,就是為了滿足偷窺的欲望,因為文學說的都是別人的故事,而我們對別人的故事非常感興趣。

6

沒有亞視的日子

最近有人在 Youtube 上載了一段片子,大概有五分鐘長,據說是在旺角西洋菜街拍的。畫面中有個中年小胖子,不時扭動著屁股,口中念念有詞,用著不知道哪個地方的語言,我看了幾遍也沒聽清楚他說的是甚麼,只大概地聽到了一句「滾回去!滾回去」,是用普通話說的。

3

獨撚正傳(一)

他的電話薄裡有一百多個電話號碼,他的facebook有五百多個朋友。

他不記得從甚麼時候起,他一個人吃飯,一個人逛街,一個人唱K,一個人喝酒,一個人遠足,一個人看電影;夏天,一個人去沙灘,冬天,也一個人睡。孤單,成為了他的習慣。

2

凌晨三點的電話

凌晨三點的電話,
沒有顯示號碼,
是誰打來的電話?
我總是想象成是一個她,
一朵只在夜晚盛開的花。

1

宅男夜生活(三):卡斯楚的奇遇(二)

現在我坐在電腦面前,回憶昨晚在卡斯楚發生的事情,我也終於弄明白了我的第二個疑問--陳分奇為甚麼要介紹一個老同志給我?他的目的一定是想我再寫一篇卡斯楚的奇遇吧,他如此卑微的願望,我怎能不滿足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