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語

「但是」

有一位老師說過,現在的學生亂用連詞的情況十分嚴重。比如,說甚麼都要在句頭加個「但是」。 香港的教育,長期訓練point的羅列,學生用不好連詞是必然的結果。雖然上了高中後,可能有些科目的老師會語重心長地告訴學生,僅僅羅列point是不對的,但很可惜,公開考試依然以point取勝,行文組織能力並不是最重要的。所以,那位老師說的基本準確,但是有時候看似用錯「但是」的那個句子又的確存在轉折關係。 比如:我很醜,但我也不溫柔。 上面的「但」用得對不對呢?正確的說法似乎應該是:我很醜,但我很溫柔。這個「但」肯定無人說用錯了,「醜」是不好的,「溫柔」是好的,很明顯構成了轉折關係。那麼「醜」和「不溫柔」都是不好的,是不是就不構成轉折關係了呢? 簡單而言,「醜」和「不溫柔」之間的確不能構成轉折。但是當「我很醜,但我很溫柔」這一句話使「醜人應該溫柔」成了普遍看法後,也就是到了很醜似乎只能用溫柔來彌補的時候,「醜」和「溫柔」就被統一在一起了,於是「醜」和「不溫柔」便構成了轉折。

調理農務

如你所知,「屌你老母」這句話有多種用途,可插入任何一句話而不影響表達。比如,雞巴服務,屌你老母;屌你老母,日日進步;屌你老母,住深水步…… 為了表現我們的文明,「屌你老母」就省去了。你實在壓抑不住內心的興奮時,就說:「你住深水步架?」 我們的目標是:只有蛀牙,沒有髒話。 [tag]粗口[/tag] Technorati : 粗口

香港年度字

小奧說到香港年度字會是甚麼。依我看,應該是「忽」字。 忽字可以組成「忽然民主」、「忽然民革」、「忽視民意」等詞組,貫穿了香港的2007整年。 最重要的是,「忽」翻譯成英文就是,fuck! 古詩有云:fuck如一夜蠢瘋來,千薯萬薯梨花開。 大家意見如何?說說你們心中的香港年度字吧。 [tag]香港年度字[/tag] Technorati : 香港年度字

詭異的留言

在cocomment上發現《方言課:趕羚羊啊草枝擺》一文有新的留言,但是這個留言既沒有在本blog的前台出現,也沒有在後台的被殺留言堆中出現。真是大白天見鬼了。 我把這個見鬼的留言一字不動從cocomment上複製過來: 草枝擺和趕羚羊根本就是閩南話的粗口..沒錯閩南話罵人諧音( 枝擺 )g mai…為女生生殖器草(諧音)操 …閩南話臭的諧音翻譯北京話意思 臭女生生殖器….(草枝擺=操g mai) (趕羚羊)閩南話的粗口北京話翻譯就是 男性生殖器 幹 別人媽媽閩南話的粗口 問候別人媽媽….以生殖器問候閩南話發音 幹 你 娘 諧音(趕羚羊) 老實說,作為客家人,作為目睹客家話逐漸沒落的客家人,我對客家話特別敏感。我之所以將「草枝擺」判斷為客家話粗口,除了因為客家話真有這粗口之外,還因為我一直以為客家話在台灣有地位──我那個自稱「世界客都」的鄉下,客家話電視節目越來越少,我反而看到台灣有更多的客家節目,他們甚至把韓劇都配成客家話播出。更影響我判斷的是,在吳宗憲那個節目,最先笑出來的是那個叫小鍾的藝人。多年前看憲哥的我猜,記住了小鍾是一個客家人。 我一直知道趕羚羊是閩南話粗口演變而來,還知道國民黨曾開過享譽國際的「趕羚羊之聲」,但是一個懂北方方言的人一定也聽得出其中之意味,因為「趕羚羊」和「幹你娘」的音實在太似。所以不必強調這是閩南話粗口。…

方言課:趕羚羊啊草枝擺

各位同學,先來一段視頻: 視頻裡那些人為什麼笑呢? 台灣的同學肯定知道原因,也不排除部分香港的同學知道趕羚羊,但草枝擺的玄機又何在?相信香港的同學甚至大陸講普通話的同學也一樣會摸不着頭腦。因為草枝擺與客家話有關,重點在枝擺兩字。 方言很多都是會說不會寫的。我鄉下的那些鄉親父老說了幾十年的「枝擺」,就算讀過書,可能也不知道這個詞的正確寫法。我們一般將這個詞寫成「之北」,當然這是錯的,而且我們一直以為這個詞是寫不出來的,所以也不在乎怎麼寫。 後來讀書漸多,難免遇到一些生僻字要查字典。有一次看到「膣」字,傻了眼,趕緊查字典。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原來我們經常掛在嘴邊的「之」就是這個「膣」字。當時我讀初中,喜歡尋根究底。既然「之」原來是「膣」,那麼「北」應該也能寫出來才對。但這麼找如同大海撈針,自然是以「枝擺」告終。 再後來又碰到一個字,「屄」。又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原來「屄」就是「北」。那時我已上高中了,所以認識這個詞我就花了幾年時間。我這種做學問的態度,能學不好中文嗎。 看到上面提到的那個節目,我在想,如果這樣的節目出現在香港,那很多人都會傻了眼兒(「眼」和「眼兒」意思不同,注意區別),主持人也會死得很慘。另外我沒有想到的是,「膣屄」的說法在台竟然如此流行。 送上MV:個應該是原裝正版的。) 這堂課就上到這裡。記住我們的口號:學曉客家話,走遍美國都不怕。 [tags]趕羚羊,草枝擺,粗口,方言,客家話[/tags] Technorati : 客家話, 方言, 粗口, 草枝擺, 趕羚羊

吾思夫質素,終負素質

「素質」還是「質素」,是老掉牙的問題。本人雖組詞造句還算通順人家也算看得明白,但中文水平實在不怎麼樣,沒有讀過四書五經,也沒有讀過四大古典名著,與不學無術之徒不相上下,所以難免會產生「質素」是不是粵語專用的錯誤印象。不過我又覺得爭論「素質」、「質素」孰對孰錯沒甚麼意義。 其實兩個詞都是古已有之。而且文字的功能在於表達,無論「素質」還是「質素」都不會影響表達,也不會傷害中文,又何必非規范不可呢?在網上看了一些文章,有人引經據典,有人慷慨激昂,有人上下其手,但有些問題我還是沒有弄明白。 有說「素質」一詞是到上世紀六十年代才由大陸生造出來的。但是為甚麼「素質」一詞在臺灣也用得很普遍。其他的我也沒甚麼好多說的。我就想知道這個為甚麼。 還有其他類似的爭論,比如「老土」和「老套」之爭。兩個詞我都用,我沒甚麼意見。 只是想起了一個英語笑話。美國人和英國人爭論是「elevator」還是「lift」。美國人說,升降機是美國人發明的。但英國人說,英語是英國人發明的。 順帶一提,我也不反對方言用到寫作上。有些意思就得方言才能原汁原味地表達出來。 補充幾句。有一次看TVB的笑談普通話節目,利嘉兒說粵語「開夜車」用普通話講是「通宵溫習」。不才以為,「開夜車」只是一種形象的說法,普通話裡同樣適用。語言并非冰冷死板的東西。 [tag]中文[/tag] Technorati : 中文

語境和意境

中化課上,講到藝術的意境,老師即場給我們出了一道題。輕風___細柳,中間填上一字。 我這麽愛出風頭,當然是最先說了個答案,”撫”。老師似乎懷疑我音念得不准,便問我是哪個”撫”。我說是撫摸的撫。老師說,不夠好。後來我又說了一個,”戲”。老師也說不好。期間,相繼有一些同學給出答案,比如”搖”、”拂”之類,都不對。最後有一個同學說中了答案,乃是”扶”也。老師一開始懷疑我的音念得不准是有道理的,因爲她以爲我說的是”扶”。 “扶”固然是相當好,但我的兩個答案,我自以爲也不錯,只是語境不同。像這樣的詩句,關鍵在於表現人的情趣,”撫”、”戯”和”扶”都用了擬人的手法,但包含的情趣不同,要依不同人不同的處境而定。不過三個字當中,”扶”這個字在詩中最爲少見,所以也就別有一番味道。 我查了一下,原來這句詩還有一個典故。話説有一次蘇東坡和他的妹妹蘇小妹在一起談詩(這兩兄妹的趣事似乎還真不少)。蘇小妹出了一道題目,”輕風細柳”、”淡月梅花”,中間各加一字,此二字應爲何。蘇東坡像我一樣,很快就說出了答案,”輕風搖細柳,淡月映梅花”。蘇小妹說不對。當時在場的黃庭堅問”舞”和”隱”如何,蘇小妹亦笑答不夠好。蘇小妹的答案是”輕風扶細柳,淡月失梅花”。蘇家的女人真是了不起。蘇東坡和黃庭堅都鼓掌讚好。 以蘇東坡豪邁風流的風格,我以爲此詩應為”輕風戯細柳,淡月窺梅花”。 [tags]意境,古詩[/tags] Technorati : 古詩, 意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