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電影

0

魔術,還是陰謀

《The Illusionist》,我看到中間的時候,雖然也猜到女主角也許並沒死,但我同時又作了另一番猜想:魔術師Eisenheim也許是另一個V(《v煞》),靠著個人的魅力,喚起人民的革命情緒,讓一個專制的政權走向滅亡。 但最後證明後一個猜想是錯的。Eisenheim對革命事業一點也不感興趣,他只關心自己的愛情。 這個故事,最讓人詬病的是,魔術師爲了自己的愛情,”謀殺”了奧匈帝國的皇儲。但是我們也知道,皇儲並非好人。事實證明,害死皇儲的也不是魔術師,而是皇儲本人,因爲連他自己也缺乏信心。皇儲也不相信自己是個好人,所以他最後自殺了。如果問心無愧,又怎會走到自殺這一步? 和皇儲不同的是,警長敗在太過自信。他相信自己比任何一個人都要清醒,相信自己掌握了足夠重要的證據,否則他不敢挑戰皇儲,之前他一直受皇儲擺佈。他甚至自信到以爲皇儲不會殺了他,結果皇儲的確沒有殺他,而是對著自己的腦袋開了一槍。但最後警長終於明白,所謂的”證據”不過又是魔術師的一次把戲而已,整件事都出自魔術師的精心設計。警長是個矛盾的人,一方面他要求魔術師告訴人們魔術都是假的,但另一方面最受魔術師迷惑的就是他自己。其實,現實中很多像警長的人,執著於要弄清真相,最終以爲找到了真相,但真相卻是假的。 看到最後,謎題解開了。但我不是很清楚電影裏出現的那幾個中國人有什麽作用。這樣一個故事,爲什麽要安排留辮子的中國人出現?代表這些魔術或者說陰謀都是中國人設計的(中國人擅長玩陰謀嘛)?還是代表東方神祕主義的虛假? 還要說到電影裏出現的兩只蝴蝶。中國也有一個衆所周知的關於蝴蝶的愛情故事,沒錯,就是梁祝。兩個故事的共同點是,他們的愛情都因爲門戶不當對而遭遇困難。但《The Illusionist》不同的是,魔術師Eisenheim不是梁山伯那樣的文弱書生,他的計謀使他和女公爵的愛情跨越了封建障礙,他們並不需要在化蝶后才能永遠在一起。皇儲的死並不在魔術師的設計之内,但魔術師沒有這場大型”魔術”的設計,他們的結局可能就和梁祝一樣。 [tag]魔術師[/tag] Technorati : 魔術師

無間道風雲,形似而神不似 2

無間道風雲,形似而神不似

僅看英文名《The departed》,是難以看出這就是《無間道》的美國版,但是《無間道》的片名其實也是它的精髓之一。這部電影不僅在名字上捉不到無間道的神韻,而且在整體上也只拍出了原作的形,沒有拍出原作的神。 《無間道風雲》的故事雖然經過改編,人物場景等等都有所不同,但並沒有脫離《無間道》本身的架構。此可謂為形似。而神不似則從命名上已可一見端倪。《無間道》精彩的地方在於人物内心的刻畫和感情的描寫,一些場景甚至已經成爲經典。但在《無間道風雲》裏,人物内心的煎熬不夠深刻、人物間的暗斗不夠緊張複雜,其中為人津津樂道的摩斯密碼設定也由手機取代。蘇哥連(Colin Sullivan)為避葛比利(Billy Costigan)的跟蹤而誤殺途人,遠沒有原作劉建明表現得沉穩,令人奇怪的是殺了人居然也沒事。原作裏,陳永仁與黃sir的關係事實上不止是上下級的關係,要不然黃sir之死不會讓陳永仁傷心成那個樣子,但在《無間道風雲》則只看到兩者是上下級的關係。由杜汶澤飾演的「強哥」(在無間道風雲裏叫什麽名字?)這麽經典的人物也變得可有可無,他的死雖然也有提到,但輕描淡寫不知所謂。 電影的結尾也太草率,全都死掉了,全都解脫了,哪裏有什麽無間地獄。原作劉建明在陳永仁死後可謂受盡精神折磨,最後自殺死亡,我認爲這是最好的處理方式,符合電影的主題。如果是時間不夠的緣故,那大可以安排女主角告訴胎兒不是他的。一個男人要是獲知自己女人肚子裏的孩子不是自己的,而是敵人的,那是多大的打擊。這種身份錯位,才是無間道嘛。 不過,美國人對此的評價很高。 [tags]無間道,電影[/tags]

0

天才的終結

是的,我又要寫天才了。但這次要寫的不是我本人,也不是現實中的任何人,而是《死亡筆記》。

1

地海傳説:丟他爸的臉了

想看《地海傳説》,除了因爲導演宮崎吾朗是宮崎駿之子,更重要的原因是它的海報看上去有宮崎駿的風格,我最初就是被它的色彩、魔法以及中世紀的歐洲風貌所吸引的。但是看過之後才發現這部電影除了保持宮崎駿的畫風之外,其他都與大師宮崎駿相差太遠。這部動畫,簡直有點悶。 宮崎駿動畫最吸引人之處是其無窮的想象力,《地海傳説》則相差甚遠。《地海傳説》所建構的世界太過於平平無奇,魔法不僅是很普通沒有特色的魔法,而且很少使用,大賢師有空卻忙著耕田種地,世界都快末日了,他還有心思干這些事。雖然說故事的背景就是魔法師的力量在下降,但魔法師也不應該這麽無能吧。到了結尾部分,惡巫師竟然變成了搞笑的小丑,嘴裏不停念叨著不想死,配音極似蠟筆小新。我幾乎看不到她有多少戰鬥力。通常認爲,不怕死的人才是最可怕的,所以惡巫不夠可怕。 故事說,世界失去了平衡,末日就要到來。但整個故事的氣氛則很不相符,除了一開始的暴風雨和兩龍惡鬥還有點樣子之外。整部電影看下來,只覺得販賣人口的問題很嚴重,吸毒真的有害身心,還真看不出世界就要走到末日了,難道這些就是所謂末日前最後的平靜?電影更關注的是王子阿倫的個人歷程,也就是他和心魔的鬥爭,但這些與世界末日無關。這情節看起來很像《哈爾移動城堡》裏魔法師哈爾尋找他失去了的心,但哈爾的地位和王子的地位畢竟很不相同。和我一起看電影的豆腐還說,惡巫拐騙王子的情節有《 獅子˙女巫˙魔衣櫥》的影子。 《地海傳説》最讓人難受的是説教太多,每個人物都滿嘴的大道理。有死才會有生的道理,在電影裏講了不下十次,而且只是故作深沉,並沒有實質的探討。看來看去,原來所謂的世界平衡就是有生且有死;有生而無死就破壞了世界平衡,使世界走向末日。電影裏沒有說到的讓我補充下去,那就是要計劃生育。 電影一開始講了兩龍惡鬥,引出人和龍的傳説:人和龍本屬於同一個世界,後來人選擇了海洋和陸地,龍選擇了天空,於是分成了兩個世界。但我始終看不出這個傳説與故事本身有多大關係,也沒有弄明白那兩條龍爲什麽而撕咬,不會是為爭奪雌龍吧?一開始以爲國王和那個看上去不太友善的王后會有些故事,結果那個國王被王子一刀刺死之後就沒有再出現過,王后也只是露了個小臉。所以我們始終不明白王子爲什麽有心魔,國王的那把魔法打造的佩劍帶有什麽特殊意義。如果說這把劍的功用只在於最後斬斷惡巫的手,那就真是把破劍。 我們只知道,最後世界恢復了和平,大賢師、王子以及會變身為龍的女孩都繼續農耕……魔法也許真的是沒有什麽用處,勞動才最光榮。豆腐還說,那些雲爲什麽總是灰色的,而且還不會動。我覺得拍個《地中海傳説》講述一個中年男人的故事會有趣得多。《地海傳説》原著據説是與《魔戒》並列的,並多次獲獎,不應該如此沉悶的。

《Click》點選我的人生 0

《Click》點選我的人生

我從《Click》(命運自選台)中學到一個道理:family first。這個道理看似很簡單,但真正做得到的又有多少?讓觀衆能被一個簡單的道理感染,說故事的人必須具備相當的功力。你還別嫌老套,就是有人喜歡,比如我。 說實話,就算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沒有發生,我也沒有辦法從我現在的這個家庭獲得快樂。我以爲我很快樂,但每當想起自己的家庭,快樂便不見了。人活到現在,我已經不抱任何改變這個家庭從而讓它變得更好的想法。我只希望在未來,由自己親手建立的家庭是一個快樂的地方。我要做一個好丈夫,好父親。直到我就要死的那一天,我問她:Will you still love me in the morning!她會答我,forever,baby. 我以爲,這樣的人生終結,不失爲一種美好的終結。當然也不可否認,我堂堂一個中國人,在臨死前居然爆出一句英文,實在神經質了點。 [tags]人生,家庭[/tags] Technorati : Click, 人生, 家庭

超人,歸來 0

超人,歸來

如果超人是你的情人 如果超人是你的情敵 如果超人是你的敵人 如果你就是超人。 [tag]超人[/tag] Technorati : 超人 Ice Rocket : 超人

2

Pirates of the Caribbean(魔盜王)裏的自由派和學院派

這不是一個好順序,我還沒看加勒比海盜一(以下簡稱加一),就先看了加勒比海盜二(以下簡稱加二)。主角Jack給我的印象是,這不是美國Hollywood式的英雄,而是一個懦弱、狡猾而且倒霉的壞傢伙,不僅不太靓仔,而且還有點娘娘腔。 但看到最後就迷惑了:1, Will的未婚妻Elizabeth怎麽就突然對Jack產生了感情?也許你認爲Elizabeth只是為Jack佈置了圈套好讓他們有時閒逃離,但我認爲事情的真相不止如此。不過在沒有看加一之前,我也沒有辦法解釋Elizabeth的轉變。2,從Jack最後的表現看來,他也並非是一個完全懦弱狡猾的壞蛋,從他持劍刺向章魚怪時的眼神我看到的是英勇無懼。也許你又會認爲他在逃無可逃的時候只能豁出去,但我又不這樣認爲--我認爲是Jack深埋心中的勇敢終于被近在眼前的危險逼出來了。先把主角貶得一無是處,或許是先抑后揚的手法而已。 不需要等到下一集的加勒比海盜來解開疑惑,因爲加一已經提供了答案。 1,在電影一開始我們便可獲知,童年的Elizabeth已嚮往自由,和喜歡代表自由的海盜。 雖然目前看來Elizabeth很愛Will,但那似乎更多的是一種青梅竹馬的感情吧。Elizabeth甚至可能曾經以爲Will是一名海盜,因而將對海盜的愛傾注於對方身上,但事情的發展應該會慢慢地向Elizabeth揭示出:Jack才是真正的海盜--這當然不僅僅是從身份來看,還要從氣質來看。作爲這部電影的觀衆,你必須糾正長久以來把海盜當成一種壞人職業的看法。也不要從”男人不壞、女人不愛”的角度來理解,那樣無助於你理解海盜這個名詞。海盜應該屬於自由派,而紳士們則屬於學院派--Will雖有自由派的血統,但他更傾向於學院派,好比Elizabeth有學院派的血統,但她並不是學院派一樣。儘管在某一段時間,Will和Elizabeth是相愛的,但是往後他們也許會朝各自的方向走得越來越遠。更何況,Elizabeth覺得她害死了Jack之後,由此而對Jack產生了内疚感。別小看了這種内疚感,而且也不能把它僅僅當作内疚感來看。簡單而言,這種”内疚感”主要不是因内疚而起的,而是因愛而起,Elizabeth在Jack”死”後才發現她已愛上這個海盜。 另一方面,Elizabeth和Jack互動的情節,在加一其實已經不少,因此Elizabeth愛上Jack不算唐突,比如Jack跳水救了Elizabeth又將她作爲人質那一段,比如兩人一塊被丟到死亡島的那一段。究竟Jack是一個怎樣的人,我們和Elizabeth都還不夠了解,所以Elizabeth現在對Jack的態度是左右搖擺的,有時候信任他有時候又不信任。不過經過加二,Elizabeth對Jack的看法應該會大大改觀。 2,加一比加二更多對Jack的正面描寫,所以看完後就不會覺得Jack是一個完全懦弱狡猾的大壞蛋--雖然連Jack都說自己是大壞蛋。 加一介紹了Jack背後的故事,比如他失去黑珍珠是因爲太信任他的副手。這或許可以理解Jack爲什麽要狡猾,他已經為他的天真吃過苦頭了。在王小波的小説《万壽寺》裏,屬於自由派的薛嵩也因爲他的天真吃了不少苦頭。這種”壞”,屬於防守型的,而不是攻擊型的。 Jack是一個可愛的海盜。事實上每一個自由派都要比學院派來得可愛。 update:現實中的Johnny Depp就是個愛戴帽子的人。

0

狗咬狗不是新聞

衆所周知,有一些模式是近幾年來香港電影不斷重復、樂此不疲的。只要有一種模式獲得成功,香港的一些電影人就會以爲那種模式是成功或者賺錢的關鍵所在。 或許是從《暗戰》開始,兩個男人鬥智鬥勇或者還包括鬥笨的模式便成了香港好劇本的標志,或者還是枷鎖。日益缺乏想象力和創造力的編劇們,他們的腦袋瓜子永遠停留在這個地方,就連性別也沖不破–就算《三岔口》把兩個人變成了三個人,但那還是關於男人的電影。別看《黑社會》是一大群男人,事實上還是只有兩個男人的故事。即將上映的《狗咬狗》繼承了這種雙雄模式,變化只在於這兩個男人有了一個更野性的名字–狗。但是在香港人眼中,狗不是寵物嗎? 《狗咬狗》的賣點在於它自稱是「限制級電影」。我在官網看了一下預告片,一些鏡頭的確很限制級,比如車子從整個人身上碾過去,爆頭(這些暴力也不算新穎)……《狗咬狗》勇猛地或者說剽悍地把”限制級電影”標註在自己身上,大概是受了《黑社會》的鼓舞。就好像在過去幾年無間道模式不斷被模仿一樣,暴力美學似乎也通過《黑社會》的成功而魅力四射。 可《黑社會》的成功並不在于展現暴力。 Technorati : 暴力美學, 狗咬狗, 香港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