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Drinkazine

7

豪華的贈飲

看到題目,你不會猜不到說的是Drinkazine,因為這兩天已有不少blogger寫了這事,甚至大部分都是第一時間寫的。我因為剛開學又累又忙,就拖到了今天。 Drinkazine的包裹第一天送過來時,把我家里的老人嚇著了。我回到家,外婆說下午有人敲了很久的門,不知幹什麼。我一想,應該是Drinkazine了,所以就叫老母第二天留在家里等簽收。第二天果然收到了Drinkazine。因此我收到Drinkazine是比別的blogger遲一天的。 老實說,我看到那個黑盒時是有點意外,因為我沒想過一支飲料要裝在這樣的盒子里。據說這個盒子就要四五十元,比飲料本身要貴幾倍。無疑,這個盒子提升了飲料的格調,但是我懷疑這樣的一種很大眾的飲料是否需要如此的格調。當然,如果將其視為送給blogger的禮物,那又有所不同。其實一家企業顯示它的文化或者性格是很重要的,而不僅僅是它的產品。 盒子還不是最有格調的,因為里面還附有一把扇子。Drinkazine這次玩中國風算是玩出了一定的水平。扇子應該不用四五十元了吧?如果扇子都要四五十元,那就太夸張了。夸張不一定是壞事,也不一定是好事,能引起眼球效應又在人們的接收范圍內,那就是好事。顯然,這是一句廢話。 我今天喝了送來的Drinkazine碧螺春,也有點意外,就是這茶飲料居然一點都不甜,純茶味。如果是喝慣了市面上那些甜茶的人,可能會受不了;如果純粹是喜歡喝茶的,就應該很喜歡。至於Drinkazine以前的麥茶味道如何,我就不清楚了,沒喝過。 Drinkazine之前搞過征文比賽,獎品是wii。獎品雖然很吸引人,但我沒有參加,因為我覺得不適合我。我為此寫了一篇文章,建議Drinkazine還不如送飲料給blogger喝,如今果真送了來。在那篇文章里,我還提出Drinkazine的beta版應像beta版軟件一樣實行免費,不知考慮得如何? 巴別塔的亨利波特說,如果Drinkazine送一臺wii,他可以連續30天為Drinkazine寫專題文章。我要求低很多,一部PSP就夠了,Drinkazine,能否成交? 相關閱讀:sidekick:飲樣 (好沒格調的題目啊,哈哈) 亨利波特:Drinkazine,服 (能說說你兄弟的事嗎?) [tags]Drinkazine,blog營銷[/tags] Technorati : Drinkazine, blog營銷

1

所謂創意

Stormhoek借blog成功推銷葡萄酒的故事已成經典。這個創意最近被國內的五糧液抄了,但抄得很沒創意,連本意也喪失了。據Stormhoek的老闆所言,他們借用blog的目的在於建立對話。所以Stormhoek把葡萄酒送到blogger手中,blogger有自由選擇寫還是不寫,贊彈皆可,都是一種對話。但是五糧液的做法,卻讓blogger變成拍馬屁的人。blogger做成這樣,也真夠窩囊的。 為什么會有兩種不同的結果?因為操作手法不同。Stormhoek尊重blogger的自由意志,而五糧液卻將其操作成比賽–這不是在暗示參與者,你必須拍我馬屁才行嗎? 類似的案例,現在香港也有了。但不是酒,而是飲料,它的名字叫作Drinkazine。和五糧液相同的是,都是以比賽的形式進行;不同在於,Drinkazine沒有限定主題必須與它有關。不過”主題不限”應該不會那么名副其實,假如寫篇有關殺人的文章,無論如何精彩”杰倫”,大概Drinkazine就不會用。你想想,人家喝著”紅色”的飲料,然後看到瓶子上描寫殺人狂如何用血做飲料,豈不是自拆招牌。 Drinkazine最有創意的地方是,要將獲選的文章刊登在它的包裝上。Stormhoek沒有這樣做,五糧液更不會這樣做,大概這世上還沒有人這樣做過。但我又有點懷疑,一個飲料的包裝能否容納300-400字的文章?誰有興趣看飲料包裝上密密麻麻的文字?只有四篇文章會被選中,是否缺少了點變化? Drinkazine的比賽模式,我是不太喜歡的。盡管不用吹捧Drinkazine,但要在文章里貼上它的宣傳貼紙,同樣起到了宣傳它的效果。我連它的味道都不知道,怎敢貿然做一件可能令自己身敗名裂的事–寫blog也是有成本的。我情愿Drinkazine像Stormhoek那樣,給blogger免費贈送幾瓶來試一下口味,而blogger會不會寫篇評論或者介紹還是由他們自己決定。如果有誰本來就沖著Drinkazine豐厚的獎品去的,寫了一篇文章但沒被選中,結果是白白幫它做了宣傳,很不符合blogger自身的經濟效益。 Drinkazine宣稱,他們的飲料將永遠處于beta狀態。盡管永久beta的意念在互聯網上已十分俗套,但Drinkazine作為一款飲料,聽上去還是有點意思。但是除了有趣之外,我又想到,這永久beta的Drinkazine會不會有永久清除不完的bug啊?用的beta軟件有bug,所造成的影響頂多只是電腦而已,但是喝進肚子里的飲料也有bug那該如何是好。這些還不是很重要,因為會懷疑一款飲料有bug的,大概除了我這個神經病,不會有很多的人。最重要的是,beta版的軟件是不收錢的,Drinkazine是否也考慮一下不收錢?可是Drinkazine的推廣價就要7塊9毛(這是一個很沒創意的標價,7塊9毛不就是8元嘛),我們這群年輕人平時喝的飲料都不要這么貴。 話說庫斯克同學對它的比賽名稱不敢茍同。而我倒覺得無所謂,只是個人喜好問題,無關道德。不管”扑嘢”是做愛還是嫖妓,實在是家常便飯,都算不得低級趣味–若這樣算低級趣味,那我寫的文章可能更低級。blog也并非神圣不可侵犯的詞,blogger也未必都是好人。 不過,話分兩頭說,我也覺得”blog嘢”這個名字真是很俗,沒什么創意,有違其”推動本地創意”的理念。 [tags]Drinkazine, Stormhoek, blog,blog營銷[/tags] Technorati : Drinkazine, Stormhoek, blog, blog營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