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政治

9

一個政客的個人尊嚴

曾蔭權上京時,藉京官問候「傷勢」而大發感慨,說香港有一小批人針對政府主要官員進行政治侮辱云云。施永青也在《財爺應該辭職嗎?》一文中十分關心財爺的個人尊嚴,指出財爺的個人尊嚴得不到尊重。

真誠呼籲,不要再侮辱那個不穿衣的皇帝 2

真誠呼籲,不要再侮辱那個不穿衣的皇帝

中國籍香港居民曾蔭權,擔任特區首將近六年,如今年屆66,別看他的身分--儘管他也沒做成他想做的政治家,但就以其年齡,再怎麼說他也成功當上了--老人家,也該是尊老的對象。然而,香港人不愛他。 為博港人一笑,這位已年過花甲的老人拚了老命,花盡心思,不惜以小丑的形象在各種場合出現,甚至在一個MV裡「扮演」了一個口齒不清的老年癡呆症患者,但香港人不僅不愛他,還扔蕉給他吃,送粟米斑腩飯給他吃。問題不是蕉不好吃,也不是斑腩飯不好吃,問題是他為何不能選擇吃了斑腩飯之後,再吃那條蕉?為何要分開兩次?何況,飯後一條蕉對消化也好嘛。香港人怎麼可以這樣欺負一個老人家呢! 他,太委屈了。無論作為特首,還是一名普通老人,他太委屈了。香港人傷的不是他的胸,傷的是他的心。胸傷了一點算甚麼,心傷了那才是最痛。 所以,我們不能怪他跑到北京後,馬上就抱著京城人的腿撒起嬌來;我們也不能怪他當著眾多傳媒的面,把本應該在枕邊對老婆說的話,說給陳德銘聽。曾家老人雖然歲數比陳德銘大,但撒起嬌來,就和一名六歲小朋友差不多,我們為何不能給點同情心? 然而,無論我們怎麼傷害他,他都是那麼愛我們。這位老人是多麼保護香港人啊,就算心中無數委屈,就算事實上有千千萬萬個人汙辱恥笑過他,但他在高大威猛的京官面前還是說那只是「小部份人」、「一小批人」,沒有把我們都供出來。如果他說香港有超過一半的人反對他,讓北京的大老爺們聽了,那將會是甚麼後果啊!從曾特首的話,我完全感受得到汙辱他就是汙辱陳德銘,汙辱整個中華人民共和國,所以,想想吧,如果他不說「小部份人」、「一小批人」,那會給香港人帶來甚麼後果--完蛋了!他老人家太為大家著想了,他胸雖然被傷,他心雖然也受傷,他人雖然在北京,但他還是把那顆傷痕累累的心留在了香港。 寫到這裡,我已經熱淚盈眶。不要再欺負患病的特首,一方面他腦殘志堅,值得我們學習,另一方面,對於一個病人,我們實在應該學陳德銘,在送上斑南飯時問候他一句:身體還好嗎? 同時也獻給曾特首歌曲《太委屈》裡的一句: 你曾經說要保護我 只給我溫柔沒挫折 可是現在你總是對我迴避 不再為我有心事而著急

1

《影子滅殺令》影評:是誰殺死了影子

好奇心對於人類來說非常重要。人有好奇心實在太美好了,人類所有的發明,人類的每一個進步幾乎都是因為好奇心。但這樣說就忽略了好奇心的另一面--它的危險性。

政治和愛情 0

政治和愛情

政治和愛情的本質,都是催眠。最成功的政治家和最好的情人都是催眠大師。 兩者唯一的不同是催眠人數的不同。政治要催眠一群人;愛情只要催眠一個人。 無論是政治還是愛情,一個會把自己也催眠的人,肯定不會成為催眠大師。麥凱恩連續多次高呼「I can feel it」的時候,他把自己也列入了催眠的對象。 如果把政治家塑造成大眾情人,那麼政治和愛情就合而為一,不再有區別了。 [tags]政治,愛情[/tags] Technorati : 愛情, 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