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六四

6

悼念是一種危險的活動

驗證一個人在某個極權政府眼中有多危險,不看這個人活著的時候怎麼樣,而看這個人死的時候那個政府有多緊張。 控制住一個活著的人是容易的,軟禁、監禁、蒸發都是輕而易舉之事。要讓一個活著的人甚麼地方也去不了,甚至甚麼也做不了,方法可能有一萬三千六百七十一種。但一個人的號召力,往往在他死的時後表現得更為極致。人人因悼念一個人所產生的聚合在一起的力量,才是極權政府所害怕的。他們控制得了一個人,卻控制不了悼念這個人的所有人。 毫無疑問,悼念就是一種力量。他們已經見識過了。 1989年,胡耀邦被逼下台,不久則因病逝世,當時的人以懷念胡耀邦為名,在那個廣場上所展現的力量,全世界都看到了。這是一種和平的力量,但因為這也是一種尋求改變的力量,因此他們懼怕了。 我們也見識過了,一個極權政府恐懼的時候,會做出甚麼事來。槍、坦克! 自此之後,悼念、獻花這些本是對死人表達哀思的活動就染上了反革命的意味,某些時候你不能悼念,某些地方你不能獻花,因為這是一種禁忌。趙紫陽一死,不僅其屋外加強佈防,而且整個北京城全城戒備。沒錯,他們就是如此害怕一個人的死。 最終他們拒絕了王丹到來。可以說,他們並不是害怕王丹這個人。他們害怕的是悼念,悼念的那個人叫司徒華。他們以他們的害怕,給了已死的華叔最後一次致敬。華叔雖去,但是,只要6月4日每個人都點起燭光,凝聚起悼念的力量,就足以讓那些極權統治者們一直不能安睡。 (刊於《城大月報》2月號)

1

代你點燃這支蠟燭

繼上次給學生講反高鐵後,這次又給小鬼們講了六四。我可不是正式的老師,只不過是一名收入微薄的補習老師而已,所以也有多一點點的自由。由於反高鐵當時正進行得如火如荼,全社會都在關注,小鬼們也有一定的了解,他們聽起來也就比較感興趣;但是六四,他們幾乎聽也沒聽過,其中一位是六年級的學生,也只是知道一點點,他們聽起來也就沒那麼感興趣。但我還是講下去了,當然我只是粗略地講講過程,我甚至還避用「屠城」之類比較爭議性的字眼。等他們長大了,自然會有自己的看法,我只希望他們都能自己去尋找真相。 其中一位小鬼,平時絕對是個搗蛋鬼,昨晚一道簡單的方向題居然要我講了三遍--可以說他真的是一個找不著北的小鬼,但這次他居然能把我說過的百分之八十都複述出來了。我已經很欣慰。 今年其實是我第一次去維園參加燭光晚會,我已經來香港七年了,每次我想去最終都會想到一個藉口而沒有去成。非常活躍的星屑醫生自組了自由散漫民主聯盟,以我的懶散程度,我幾乎連這個聯盟也不好意思進。所以今年,我沒有再找藉口了。我不希望等我老了才發現,原來我從來沒有參與過這座城市的歷史。無論是參加反高鐵還是燭光晚會,我都不會因此變得偉大,甚至也改變不了甚麼,但至少我沒有缺席這座城市的歷史。 去維園前,我問一位小朋友要不要我帶她去燭光晚會,她媽媽就是我的老闆,也問她要不要去,但她說要做功課。後來我在維園的時候,竟然接到了她的電話,她用稚嫩的聲音說:代我點一支蠟燭吧。說得很堅定。所有想來但來不了的朋友,請允許我也代你點燃這支蠟燭。 對於出席人數,警方估算的結果第一次如此接近主辦單位的估算,我真的開始懷疑政府最近的打壓其實是暗中幫助。可惜主辦單位只記著呼籲大家護送民女到中大,卻忘了更重要的目標是中聯辦,結果只去了十人。中聯辦和中大兩邊我都沒有去,我本來也想去,還跟朋友開了一個大膽的玩笑,說回不了家的話就找在中大讀書的某人,去她那裏睡好了。她不是民女,但她是文女。別對我這個懶人要求太高,我真的已經很累了。 [tags]六四[/tags]

11

給獄中的民主女神

以前我聽說從前的土匪最擅長的就是搶良家婦女--打家劫舍只能排在第二。只要一聽說山下有良家婦女可搶,一幫匪眾馬上就會喊著「搶娘們」衝下山去。我沒想到的是原來他們對你也有興趣。

2

中國良心犯,老趙有話說

6月3日夜,我正同家人在院子裏乘凉,聽到街上有密集的槍聲。一場舉世震驚的悲劇終于未能避免地發生了。

3

以錯補錯

當城大編委會出版六四專刊的計劃因遭到評議會的阻撓而變得高調的時候,我對這一屆編委會的能力其實有所懷疑,因為就在不久前他們剛弄出了一份錯誤百出的城大月報(三月)。沒想到他們果真「不負眾望」,專刊未出就在上一期的月報(四月)上鬧出了胡耀邦在六月四日突然病逝的笑話。

2

注意:「獅子」出沒

動物世界,「獅子」是最兇猛的。

上個星期在城大貼出的王丹那篇文章,繼遭人質疑是冒充王丹之後,終於難逃被撕毀的命運。這種行為充分證明了「當年政府出動軍隊清場是合情合理的」。

人不能無恥到這地步 8

人不能無恥到這地步

「民 間 電 台 《 得 罪 人 多 , 稱 呼 人 少 》 主 持 人 譚 志 德 和 子 健 , 昨 晚 在 節 目 假 扮 美 國...

3

「請不要冒充王丹」

城大的民主牆上,有同學把王丹在明報發表的《就六四問題做出的幾個澄清–致部分不了解真相的香港大學生》貼了出來。

有同學卻在標題下寫了幾個大字:請不要冒充王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