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邦的夜壺

從城門谷運動場爬上去呂明才中學,會這樣做的人大概有三種,一種是腳力太好把球從運動場踢出去逼不得已要上去撿球的,一種是真的吃飽了想散散步的,還有一種就像我這樣,被傻逼的。

我爬上去後,大汗淋漓,可謂「出師未捷身先死」。

由於我當時已經遲到,在入口隨便看到AL考生請上6樓的牌子,就馬上飛奔到六樓,然後我發現了一件很重要的事。6樓只有一位校工在打掃,莫非這次oral也要考情景題?經過兩次問路,我知道我的考場在4樓。在這個考場,遇到了爆光同學。我和他真是有緣,兩年前在普通話口試考場也曾與他相遇。如此佳緣,不結婚真是大大的浪費。

在高考的蕓蕓考生之中,如我英語水平之低者恐怕不多。所以今天能和我一組的人,都是平時行善多,積回來的德。很顯然,這次英語oral對於我來說真的是”U” English。我一開始傻逼到連”pollution”都說成”population”,然後group discussion我說了兩句而已,而且連我自己也不知道在說甚麼,這樣都不U,考官就實在對不起其他考生了。老實說,無論中英,我其實都不太喜歡說話,而英語之糟糕更難以言表,所以死是預料中事,問題只是怎樣死。

誰為我彈奏蕭邦的夜壺?

一群嗜血的螞蟻 被腐肉所吸引
我面無表情 看孤獨的風景
失去你 愛恨開始分明
失去你 還有甚麼事好關心

今天剛好又收到中大歷史系寄來的資料。中大歷史系是我最想進的系,但現在可以說拜拜了。理想,從今天開始也已經成為歷史,不會成為我的未來。

考完出來,我還裝得很大方,對其他三位考生說,你們遇到我,真是太幸運了。有一位男考生對我說,你的口音怎麼那麼怪?雖然我也想問他口音怎麼那麼怪,但我發現這個問題根本不是他能回答的。

也許「面朝大海,春暖花開」會很不錯,從此不要再有甚麼野心。

[tag]高考[/tag]


Technorati :

(本文共被 59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