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 Lucy——從玉女露西照說起

陳冠希阿嬌

網絡圖片

對不起,這裡沒有露西照,事實上我也沒看過,沒機會看到。這次事件類似於華南虎事件,不過華南虎已被驗證是紙老虎,阿嬌同學的露西照卻據說極有可能是真貨。

證明露西照是真是假,和證明華南虎的真假一樣,屬於技術問題。但許多人卻喜歡用主觀意識來進行判斷,他們不願相信那個張開雙腿直面精彩人生的女人真的是阿嬌,或者旁邊的那個型男真的是陳冠希。如果把阿嬌換成芙蓉姐姐或者木子美,那麼這個問題就不存在了。我不敢說露西照裡的阿嬌如假包換,正如大家所知道的那樣,移花接木的明星照實在不少,但從沒有一次像這次來得那麼真實,也沒有一次像這次來得那麼轟動。

不知從何時開始,有了玉女掌門人這樣的稱號。娛樂圈中的女明星幾乎無一不是玉女掌門人,甚至連舒淇都是。兩年前森美小儀搞的性幻想女明星的投票,被批評是侮辱女性。在我看來,某些人的反應實在太過了。哪一家娛樂公司不樂於將旗下女明星打造成大眾情人?對情人能沒有性幻想嗎?所以兩年前若森美小儀有錯,那麼,最大的錯其實在這個娛樂圈。女明星必須是冰心玉潔的,已經是娛樂圈根深柢固的文化,而這種文化正是為了滿足大眾的性幻想,僅管大家並沒有將此挑明直說。不僅女明星,甚至對男明星也一樣,把Backstreat boys翻譯成「新好男生」就是一例--這充分體現了現代社會的男女平等思想,我的理解就是女粉絲也需要性幻想。

我對玉女掌門人這一稱號的感覺一向都是:玉你媽的逼,掌你媽的門。在唯心的世界裡,每一個「玉女」更早已被大眾所蹂躪了一遍又一遍。在楊麗娟十六歲的夢裡,劉德華就已經是她的人--在廣義上,劉德華也是玉女。當然,玉女掌門人這種名號已經過時了,但它所代表的娛樂圈文化並未沒落,所以就算阿嬌出來承認那個露西的就是她本人,想必許多一直把twins當成玉女的粉絲也不會接受這個事實。現在流行說可愛教主,我持同樣的感覺:教你媽逼的主。

人類不斷向前,但人類的野性並未清除,而是隱藏在內,隨時發作。征服欲是雄性動物的本性。雄性動物每當成功征服某種東西,都會留下點東西作為留念。比如在原始社會,雄性野人喜歡把動物骨頭串成裝飾掛在脖子上,事實上直到現在仍有人喜歡把動物頭骨掛在自己的屋裡,那代表著男性的一種光榮。征服並不是終結,足球起源的血腥版就是某國軍隊打了勝仗後把敵人的頭顱割下來踢,踢著踢著就成了足球,所以足球是男人的遊戲。日本軍人當年屠殺中國人時,也喜歡拍照留念,是征服快感的延續,後來卻成為了他們屠殺中國人的罪證。這些事情與阿嬌露西照有何關係?我要說的是,陳冠希也是一種征服者的角色。

《投名狀》中,龐青雲率領的土匪喊出來了「搶娘們」的口號,卻被殘暴的中國審查制度改成了「搶地盤」。搶娘們和搶地盤絕對是兩回事,意義也大不相同。搶娘們比搶地盤重要得多,因為有了娘們,種才能延續,這是男性最關心的問題,這是human nature。我們一般都認為,無論男女都是通過身體來征服的。錯了,男人是通過思想來征服的,只有女人才是用身體來征服的。當一個男人不能征服別的男人時,對女性的征服就成為了顯示他是征服者的最重要的手段。時下很多男人都喜歡將自己的作戰過程記錄下來,甚至向別的男人炫耀戰利品,這就是為了顯示其征服者的姿態。而他們要那樣做,是因為他們無法在思想上征服別的男人。

成人間你情我願的敦倫是一種自由,不要用「玉女」之類的思想去限制別人的自由,也不要對別人抱有「玉女」的幻想。各位「玉女」也需謹記,請小心那個騎在你身上的男人,他也許只是把你當作獵物。

最後有個不情之請,請有相關資料(包括照片和視頻)的朋友往我的email發一份吧。因為,我也是男人啊。

(本文共被 286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