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非如此

我感覺現在是時候應該解釋那件事情,就算冒著”解釋就是掩飾”的危險。

我承認,對某人我好感依舊。應該說,我心有好感的女性有很多,不代表我要追求她們,讓她們變成我的女友、老婆或者性奴隸。她說,我不是她那杯茶。那還要看奶搆茶,還是茶搆奶–事實上,搆這個動作已經是過去式,不再發生。竹籃打水一場空,或者反目成仇的結果,我都不想再一次承受。關於這方面的感受,我已經足夠。

就讓它隨風而逝。或許我在期待一個自動上鈎的人,但事實上這麽愚蠢的女人在香港基本上不存在。

(本文共被 33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