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謀論和出身論

AM730專訪「端傳媒」金主之一蔡華

傳說《端傳媒》真實面目是「黨媒」,先在香港扎好根,深藏不露,平時包裹得嚴嚴實實,連臉蛋也用頭巾蓋着,到了關鍵時刻卻會毅然露械,出賣香港。如果它做了一些不親中甚至反中亂黨的題目,那它就是刺秦的荊軻,會通過斬殺其他刺客來取得秦王信任,得以走近後才圖窮匕見。那麼按理說,在那個關鍵時刻到來之前,在實施最終的「行刺」之前,《端傳媒》必須盡力隱藏自己才對。

當然,這個「關鍵時刻」就可堪玩味。什麼時候是關鍵時刻?下一屆香港特首選舉嗎?下一次大型群衆運動在香港爆發的時候嗎?假如它真有能力出賣香港,它能出賣香港幾次?香港歷史上有沒有一家傳媒能做到這種事情?

黨媒的陰謀

然而,一向擅長諜戰的共產黨這次也未免太不小心。《端傳媒》開張三個多月,就被人抓到了那麼多「痛腳」;金主曝光後,竟然還給林忌找到他的「紅材料」,而且那些「紅材料」就這麼赤裸裸地放在網絡上,也不遮擋一下,不僅林忌能找到,其實誰都能找到,我找到的甚至比林忌還多。但如果林忌能夠稍微多用點心思去找,至少不會出現「8月11號才突然成為香港的律師行partner」的錯誤,畢竟林忌自己也是法律界人士,應該了解法律界的一些行規。

首先,金主所屬的那家律師行其實是知名跨國律師行(所以律師的資料都能很容易查到),只是香港也有辦公室,稱它爲「香港的律師行」不知是否合適。其次,這個準備在關鍵時刻出賣香港人的「間諜」,怎麼可以蠢到《端傳媒》8月3日開張後才突然想起自己要有一個「香港律師行partner」的身份作爲掩護?爲什麼非得是「律師」的身份,沒有更好的身份可以作爲掩護嗎?香港人要多蠢,才能中這種人的計,被這種人出賣呢?

從林忌所提出的疑點,看到這位剛曝光的金主一再地犯「低級錯誤」。比如林忌說到的時間問題,根據林忌找到的資料,金主2006年才在美國畢業,但金主在訪問中說自己在舊金山待了10年,在香港也待了快9年,很明顯的,這時間是對不上的。會在時間上犯這樣的錯誤,最可能的原因是金主天真到以爲自己所屬律師行的網頁不會被人找到——而上面幾乎有他出國後的主要履歷,還包括他曾在大陸最高法院擔任過的職務。

陰謀論的特色,就是喜歡故弄玄虛,它不是爲了解答謎題找出真相,而是爲了製造更多謎題,以使人迷惑。我想提出幾點陰謀論者或許刻意迴避的疑問:金主有沒有必要在時間上撒謊?這對他隱藏自己的身份有沒有幫助?爲什麼要撒謊是9年?純粹爲了證明自己視香港爲家的話,爲何不是8年、7年?爲什麼不在舊金山居住時間上也撒謊?把10年縮短一點,不是更有利於在居住香港的時間上做手腳嗎?

上面的問題,都是正常人都可以有的簡單思路。更爲簡單的是,他有沒有可能無意中說錯了?或者記者寫錯了?

金主的出身

林忌找到金主曾在大陸官方機構的職務(這些都清晰寫在了其律師行的網頁上),對於他的出身,我並不感到驚訝。身爲大陸法律界的精英,曾在體制內任職真有那麼古怪嗎?正如大陸成績優秀的學生,也沒幾個是沒有加入共青團的。我倒是好奇,如果他在中國體制內前途一片大好,爲何要從體制出走,到外國讀書?讀完書爲何去做商業律師而不重回體制內?

如果我是共產黨,我要在香港開辦一家意在往後出賣香港的媒體,我會怎麼做?我絕對不會找一個像端傳媒金主那樣「出身」不好的。最好的做法,當然是在香港找一個「身家清白」的代理人。但是出身能說明什麼問題?

就連最講出身的共產黨,它的元老裏面也不乏並非無產階級出身的:毛澤東是富農的兒子,家裏有田有地;周恩來是大家族的後代;鄧小平家裏也不窮。

出身論近年在香港流行起來,當中的原因我也理解。一方面,港人擁抱出身論,源於中共滲透愈深由此導致的恐懼感;另一方面,港人抗拒血統論,因爲血統論是中共統戰方式之一,大家都不想做「低等」的中國人。但出身論和血統論其實是一體兩面,它們都會讓社會變得片面狹隘。然而,就連同樣講究出身的共產黨,也能接受出身於英殖時代的曾爵士當特區首長,港人對大陸人卻恐懼到無法接受一個大陸出身的人投資辦一家正正經經的媒體。事實上,香港很多出身很「好」的人,在中共接管香港之後,不見得比一些來自大陸的開明人士更願意去守護香港——反而有些人正因爲來自大陸,他們切身體會過大陸的弊病與黑暗,對比之下也更明白香港之可貴。就說最近的話題人物李國章,香港出生,接受的是英式教育,家族中的李國能曾是香港備受尊重的終審法院首席大法官,但你認爲李國章是哪一邊的人?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英殖時代的政務官出身,丈夫兒子均在英國,她會是香港本土的好朋友嗎?

如果說「紅色背景傳媒」純粹是描述它的資金來源於大陸,不帶任何價值觀上的批判,那麼,我手上並沒有實質的證據可以完全排除端傳媒的錢與大陸間的關係。但顯然,那些不斷批評端傳媒是紅色背景的人,並不純粹在說明它的資金來源。近年來香港有一種風氣,想打擊政治上的對手,就說對方收了誰的錢,說葉寶琳收了錢的有,說黃洋達收了錢的也有……作爲攻擊手段,它無疑是行之有效的,因爲懷疑的人無法證明它真的有,被懷疑的人也無法證明自己真的沒有。

無論資金來自何處,世上並沒有百分百可信的傳媒,也不會有傳媒在每一個議題上的立場均與你一致。監察傳媒是有必要的,但監察傳媒做了什麼,比追查背後老闆的背景並因此質疑其動機要有意義得多。而且以香港社會和民智的開放,一家傳媒想洗香港人的腦,甚而把香港賣掉,有那麼容易嗎?或者這樣說,在很多人眼中,香港的傳統媒體中除了蘋果日報堅守自己的立場,其他都已經歸了邊,都是關鍵時刻不可靠的,那麼,共產黨真的有必要再去創造一個新的媒體,花時間去哄好香港人再把港人痛宰嗎?願意爲中共充當屠夫的人,香港還缺嗎?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