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文搞到兩條友

周顯和蔡東豪吃飯 

為了8元而憤怒,香港革命有望》一文,無論用詞還是思維方式,都是戲仿網絡紅人、著名評論家「無待堂」而作的,文章發表在「主場新聞」後,有人批評說文筆差,對於這個批評我是不接受的。別說我模仿了文筆一流的「無待堂」,就算沒有,我的文筆也是不差的。

也有人批評「不知所謂」,這個批評我接受,並全部轉送「無待堂」,所以這種批評罵得越狠,我越覺得好玩。要是有人讀了那文,竟認同了「香港革命有望」的推論,我倒是會感到失落的。

文章其實有一個真正的意圖,就是「民粹就是這樣的一種東西」,也不算太難懂。忽略了這個意圖,文章就只是寫給那些了解背景的人,他們看過之後也許會心一笑,這屬於小眾情趣,沒想到卻連累了兩條友。這兩條友其實都是大人物,不知道用「兩條友」來形容是否合適,一個是陳雲,一個是蔡東豪。話說有個叫「周顯」的人,在專欄還是甚麼的地方說:『話說有天,看到蔡東豪的《主場新聞》刊登了陳雲的文章「為了8 元而憤怒, 香港革命有望」,結果遭來了圍剿,連蔡東豪也受到了責罵。』

周顯這人我是不認識的,也從沒聽說過,但看他facebook page也有三千幾個like,算是有點名氣的人,所以可不可以不要太戇鳩?「陳牛」和「陳雲」雖是一字之差,但既然周先生曾向報館建言邀請陳雲寫稿,對陳雲該是有些了解,怎會連是不是陳雲的文章也看不出。(「無待堂」有段時間雖然常吃陳雲「口水尾」,但文筆還是有自己風格的,模仿他也不至於和陳雲混淆吧。)瀏覽周顯facebook,他最近還批評練乙錚是「裁贓誣陷」了梁振英;又在youtube找到他為白韻琹參選站台的一條片子,他扁著嘴怒斥黃毓民:「佢本來係上流社會嘅人,點解去做左丐幫幫主!」那神情那語氣,就好像是一個怨婦在控訴拋棄她的男人。

我對周顯有一建言:好好跟陳雲道個歉。那篇文章真和他沒什麼關係,冤枉好人了。

(本文共被 848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