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號船日記(一)

2012年12月22日

如今這狀況下,我只能提供日期,不能提供天氣。

仍不敢相信這兩天發生的事。

先讓我呼口氣,鎮定一下。

我在想,此時要是有杯威士忌就好了,哪怕不加冰。但是一想到這兩天發生的事,我還能坐在這裡就已經不錯了,別談甚麼威士忌!

好吧,我現在一條大船上。這條船有多大我不知道,反正我沒有看過它的全貌;而船上究竟有多少人,我也不清楚,聽人說,最底層還有各種各樣的動物。雖然已經是第二天,但這些動物顯然也還沒有冷靜下來,我坐在船艙裡,都能聽到它們的叫聲,一聽以為有人在屠殺動物,再細聽,這種叫聲和被屠殺的慘叫是不同的,最大的不同是,這種叫聲要更慘一點。除了我所在的這條船,還有另外幾條同樣大小的船,估計也都裝著差不多數量的人,我在的這條船叫3號船。

昨天是歷史的重要一頁,不知以後的歷史學家會如何描述這一天,但如果是我,肯定會這樣開頭:2012年12月21日,世界變成了汪洋,沒能上船的都被海嘯吞沒了……

我是少數倖存者之一,說來太難令人置信,我能倖存是因為我是一名廚師。當然,除此之外,也是過去半年的際遇,使我在昨天能夠上船。我不太關心別的人是否活下來了,上船後只有一件事讓我非常揪心--上船時因為人多太混亂,我和Isabella失散了。此時此刻我在一個住了八個人的船艙裡,上船後還沒好好睡過覺,更加沒來得及認識另外七個人都是誰,我只是默默地掛念著她。

(本文共被 148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