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電影裡的中國

圖片:華爾街日報

 

在過去很長很長一段時間裡,雖然中國的影迷主要依靠免費的方式接觸西方電影,但又常常被西方電影所傷害,因為出現在西方電影裡的中國,無不醜陋不堪,落後破爛:街上隨處亂走的動物,天上隨風飄揚的內衣褲。而且還有一個傳聞,就是中國的導演要想拿外國的電影獎,就必須把中國拍得又醜又破又窮才行。在西方的想像中,中國和北韓曾經幾乎是一樣的。但是到了2012年,卻有兩部西方電影說了差不多一樣的台詞:未來在中國。

第一部是《時兇獵殺》(Looper),年輕殺手 Joe 領了他的退休金,本來計劃到法國去度過他最後的三十年,還學了法語,但他那位來自未來的雇主卻告訴他:未來在中國。這句話真的改變了 Joe 的初衷,放棄浪漫的法國,轉而去了中國,三十年等待死亡的時間還過得不賴,還娶了個中國妻子,讓三十年前自以為看透生死的他還捨不得死了。另一部是在香港還沒上映的《偷戀隔離媽》(Dans La Maison),裡面有一個法國中產家庭,其一家之主一直嚮往中國,把中國視為未來希望所在,到了影片最後更是舉家遷至中國。

這兩部電影除了都提到了中國之餘,拿來和中國對比的竟然不約而同也都是法國。法國大概代表了浪漫和落後,而中國大概代表了現實和未來。其實還有一部《新鐵金剛:智破天凶城》(Skyfall)也把中國拍得非常現代化,簡直像是科幻。今天看了紐約時報一篇文章,才知道原來「未來在中國」這句話,不僅是電影裡的台詞,還是很多西方人的真實看法,而且他們現在就已經在中國了。

那篇文章的標題是《中國為什麼吸引外國人?》,這個標題對於很多香港人來說是不可思議的,因為中國在他們看來是「蝗蟲之國」、「地域鬼國」,別說吸引,避之猶恐不及。文章其實也提到了中國的一些問題,比如空氣差、交通堵塞、食物不安全等等,還有糟糕的人權紀錄(作者可能是一個翻牆專家,因而沒有提到防火長城帶來的問題),也正是因為存在這種種的問題,才值得提出「中國為甚麼吸引外國人?」這樣的疑問。其實作者本人就是在中國工作的一名外國人,他也說自己很願意留在中國工作。

對於「中國為甚麼吸引外國人?」這個問題,作者找到的第一個答案是「錢」。根據匯豐銀行的一項調查,幾乎半數的外國人來中國是為了賺錢,並且有64%的受訪者又確實表示,來到中國後財務狀況得到了明顯的改善。

金錢的誘惑,很好理解,畢竟中國現在是無可否認的經濟大國,但作者還說,「在中國生活的價值在於經濟增長所帶來的能量、樂觀主義和創業精神。」文章說「雖然有着各種審查制度,中國的大環境似乎為各種創造性的工作提供了茁壯成長的空間,從藝術到設計都是如此。最重要的是,中國不僅提供了工作,還在工作中提供了事業上升的機會。」美國有美國夢,而作者對中國的這些描述,「中國夢」三個字也幾乎躍然紙上,但我覺得作者並沒有吹捧中國的意思,眾所周知,中國除了政治不自由,甚麼都自由,而外國人之所以是外國人,是因為他們不需要理會中國的政治。

外國人喜歡到中國工作甚至生活,我是理解的,但我相信,他們當中沒有多少人會願意加入中國籍,因為一旦加入中國籍成為了中國人,中國政府人權紀錄差這個問題就真的是個問題了。中國這個國家弔詭的正是,它更適合外國人而不是本國人居住。其實在西方電影裡的中國,不管是以前「醜化」的中國,還是現在「美化」的中國,都是隔層紗望見的中國,電影不需要展示真實的中國,外國人對於中國也並不需太上心,有利益撈時便來,沒有利益撈時也是隨時可以拍拍屁股走人,就算他們上心了,中國政府還給他們畫了條線:別干預本國內政

至於那位被谷開來殺害的英國人海伍德(Neil Heywood),只能說他既是個倒楣蛋,也是個蠢蛋。

(本文共被 354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