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社運才是正經事

圖片:香港獨立媒體

主場新聞有位博客叫「無待堂」,其文章往往從一些「無人注意的小事」入手,字裡行間卻蘊含著大智慧,不僅見解獨到,且文采飛揚,小弟過往拜讀不少,讀來如沐春風,更是受益非淺。無先生對小弟影響之深,是顯而易見的,小弟之拙作,很多時候都引用或轉化了不少無先生的金詞金句,不怕肉麻地說,沒有他就沒有我。

最近又讀其鴻文《爭取全民退休保障——令人如此困惑》,無先生難得發出「如何做」的疑問,令小弟亦甚是困惑,因為像無先生這麼有大智慧的人,從來不問「如何做」這樣「格局太小」的問題--這種問題大多時候是政府或建制派用來批評反對派有破壞沒建設的。但讀完全文,我明白了,全民退休保障的問題其實無關緊要,反社運才是正經事。無先生對所有事情都有意見,周身都是刀,而且對所有問題的意見幾乎都要回到社運的問題上,我感覺無先生就快成為另一個令小弟非常佩服的人--蔡子強了,潛力非常大。

關於「如何做」這個問題,相信有很多人都可以回答他,小弟不才,不談也罷。但無先生文中談到的一個問題,小弟雖然智慧不及無先生二百五分之一,但也不自量力,想與之商討。這個問題是:現在的政府是非民選的流氓政府,全民退休保障是否可以交給他們去辦?前面已經說到,全民退休保障其實是無關緊要的,所以這個問題可以往「更有格局」的方向去思考:除了全民退休保障,我們是不是應該也沒其他什麼可以放心交給政府去做了?

無先生曾從李旺陽事件,看到中國文明兩千年來「毫無寸進」,這樣精闢的觀點小弟一直銘記於心,不斷回味,這句話一結合上面的那個問題,我就領悟到了97後十多年香港為何「毫無寸進」--那就是香港至今還沒有一個民選的政府,我們沒什麼可以交給他們去辦,一件事也沒有,哪怕是為新建公屋每個單位加一扇鐵門。在香港實現真正的民主之前,做的所有事情都是會被政府利用的!所以除了推翻現有政府,沒有甚麼是值得做的事。

是誰養大了今天這個流氓政府?智慧高的無先生怕我們這些凡夫俗子看不明白,他直接給出了答案--是社運,「議題是甚麼,其實不要緊。最緊要有議題,可持續社運才可以搞下去。」為了向無先生致敬,本文的結尾借用上面這句話來總結無先生這些日子寫文章的特點:議題是甚麼,其實不要緊。最緊要有議題,可持續罵社運才可以搞下去。

關於全民退休保障的一些問題,可閱讀此文:《特惠生果金若通過 全民退保推出無期

(本文共被 458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