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龐一鳴和議員胡志偉,也談談民主黨

胡志偉龐一鳴

最近龐一鳴和胡志偉「開戰」,許多人覺得龐一鳴太惡,胡志偉則得體有禮,依我看,有此看法的人,大概是對調了兩者的身分。如果龐一鳴是議員,而胡志偉只是一名普通市民,我也會覺得龐一鳴太惡了,但事實恰恰相反。如果大家能夠把龐一鳴還原成普通的市民,而不是給他一頂「環保鬥士」的高帽,並且能夠認清胡志偉現在是一名議員,而不是一名普通的市民,看法也許就不一樣。

先看看龐一鳴對胡志偉提出的是怎樣的質疑

如果你只是帶單車上地鐵,去到金鐘才踩兩下,請你收手吧,或者不要再標榜自己在推廣什麼低碳生活。

為何有此質疑?龐一鳴說是因為看到報紙的報導,胡志偉「打算以單車代步,推廣低碳生活」,但「只是由黃大仙帶單車上地鐵,然後去到金鐘才踩三兩分鐘到立法會開會」。「打算以單車代步,推廣低碳生活」的目標很遠大,但實際的行動卻只是從金鐘開始騎兩三分鐘到立法會,由此可見,龐一鳴質疑的不是胡志偉在環保上做得不夠,也不是以他的行動標準來衡量胡志偉做得很少,而是胡志偉給自己戴了頂高帽,行動上卻是個侏儒,簡直是「講就兇狠,做就毓民」的最佳詮釋。

胡志偉還在facebook發布了一個相薄,命名為「立法會的第一天」,裡面有五張照片,全是他騎單車到立法會的「英姿」,該相薄也印證了報紙的說法--胡志偉確實是從金鐘出發,騎兩三分鐘到立法會而已,而他第一張相就豪不客氣地寫著「一直致力推廣低碳生活的志偉,一反立法會議員傳統,單車直踩入立法會」,那張相就是在金鐘拍的。到第四張相,胡志偉終於到了立法會,相片的描述是「成功到步!感謝九龍東選民!」騎了也就兩三分鐘,還「成功到步」呢,還「感謝九龍東選民」呢。我並不是凡政治騷皆反對,但對於胡志偉的這場環保騷,各位,你們真不覺得噁心嗎?這場騷實在滑稽得太可笑吧。

龐一鳴是一名彪悍的理想主義者,他不僅可以單車代步,還可以做到一年365天從生活各方面對抗地產霸權,但在社會現實面前,理想主義者卻是遭排斥的弱者。龐一鳴剛出來時,我還在天窗出版社工作,如你所知,《地產霸權》就是天窗出版的。當時我告訴上司,有個這樣的人走出來反抗地產霸權,對《地產霸權》的銷量也許有好處,上司卻懷疑龐一鳴是不是個瘋子。如今大概沒人懷疑龐一鳴是瘋子了吧,可是和胡志偉開戰,許多人又覺得龐一鳴太惡了。這是社會對理想主義者的偏見,社會常覺得理想主義者必然會以高標準來要求別人,自己吃素的必然要求別人也吃素,但理想主義者不同於潔癖,他們的高要求往往只對自己,事實上龐一鳴也從沒有要求別人像他那樣生活,甚至也沒有要求胡志偉像他一樣,必須每天都騎單車上班,他只是質疑胡志偉是否真心想以單車代步,是否真心想推動低碳生活,如此簡單而已。如果你看過胡志偉「立法會的第一天」,你難道真心覺得這足以表現他的決心?

再看看胡志偉是如何回應龐一鳴的吧:

我一向贊同和佩服龐一鳴先生的環保生活模式,我亦很高興認識多一位熱愛單車的朋友。多年來,我經常以單車在九龍區代步,尤其經常行走太子、黃大仙、秀茂坪。當選後,我添置一部新單車泊於立法會,作為我港島區坐駕,九龍有另一部。

議會的工作實在太忙,實在不能每次返立法會都以單車代步,而我居於九龍,住所鄰近地鐵,有需要時我會乘搭地鐵。但我堅持一點,就是不會買私家車代步。龐一鳴先生日常生活能夠不搭地鐵,全部以單車代步,令人佩服,本人自嘆不如。

龐先生邀請我在週三早上和各位單車友走一轉,推動單車文化,我非常認同有關理念,但我希望方便更多市民參與,加上作為立法會的新人,我需要為首次立法會會議,作好準備,實難以出席當天活動。為此,我誠邀龐先生和其他單車友,在本週日和志偉走一轉九龍東,讓我一盡地主之誼,亦方便更多單車好友參與。

「實在不能每次返立法會都以單車代步」,「有需要時我會乘搭地鐵」,這樣的回應實在敷衍得很吧,也曲解了龐一鳴的意思,而且「單車代步」是胡志偉對自己提出的要求,不要說得好像龐一鳴逼他那樣做似的。龐一鳴提出星期三帶胡志偉一起,騎單車從九龍到立法會,胡志偉可以回應說星期三不適合,但為何連路線也要自己另安排一個?這樣的「反客為主」只是在迴避吧,騎一次從九龍到立法會就真的那麼恐怖嗎?我們甚麼時候開始,對一個議員竟寬容到這種低水平的回應也叫做「得體有禮」?身為一名議員,倘若有心推動環保,身體力行當然也重要,最好的卻是談談在政策上有何想法,但胡志偉的回應卻也始終糾纏在鬥單車的問題,不僅與議員職責不符,也十分小學雞。

朋友 Cherrie 說「不環保還好,一環保就被鬥倒」,撰文為胡志偉喊屈。其實這兩年,不只胡志偉一個,是整個民主黨都覺得委屈,整個民主黨都覺得「不做還好,一做反倒鬥倒」。但一件事能否辦得成,最怕的不是你不去做,你不去做也總有人做,最怕的是你懶卻又當了自己是救世主,做了點皮毛卻又大肆宣揚自己功勞多大,然後給了自己理由去偷懶,霸著茅坑不拉屎。獨立媒體的文章說胡志偉背負了民主黨的原罪,沒錯,這就是民主黨的原罪,胡志偉在這件事上完全體現了民主黨做事的風格--沒有那麼大的頭,卻要戴頂那麼大的帽子!民主黨說要為香港爭取民主,正如胡志偉大大聲說推廣低碳生活,但實際為香港民主所做的,又和胡志偉從金鐘騎兩三分鐘到立法會,有何分別?

胡志偉騎了那麼兩分鐘,大家就已經覺得他在環保上做了一點努力,不該予以批評,那也難怪民主黨能靠著他們的那麼點「努力」,就做了香港民主大佬這麼多年。

(本文共被 659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