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得諾獎,大國的一粒偉哥

圖片:德國之聲

天朝近年已儼然是經濟大國的模樣,奧運會和世博會的舉辦也顯示了它的硬實力,然而它當然不會止步於「經濟大國」便滿足,天朝更渴求的,是文化上的軟實力也能得到世界的認同。如今的中國就像是一個練了六塊腹肌但心理脆弱,又因心理殘缺而有勃起障礙的壯漢。

然而,說到文化,五千年的文明卻是不重要的--時至今日,五千年文明除了偶爾用來自慰,似乎也沒什麼可以拿得出手,反而豐富的歷史遺產與當今時代之間形成的巨大落差,可能正是造成中國人文化自卑的原因。於是,對於這個急需世界認同來恢復自信的國家,一個來自西方的文化獎項就成為了它的偉哥,時不時令其國民興奮莫名。世上應該從未有一個國家如中國一般,這麼熱衷於追求諾貝爾獎,把它置於至高無上的地位,為其悲為其喜也為其怒。這次諾貝爾文學獎,莫言成為熱門,許多中國媒體早早跑去瑞典,一宣布是莫言,現場歡呼雀躍,彷彿獲獎的是他們,或著至少有他們的一份。

也有很多人為莫言獲獎感到失落甚至憤怒,他們認為莫言不配得這個獎,因為他是官方圈養的文人。我沒看過莫言的書,沒辦法評價他的作品,但一個人能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創作才華總不會差到哪裡去,而中國的悲哀正在於,一個作家無論才華和藝術成就多高,他都要接受當權者的圈養,向當權者下跪,抄毛澤東講話,寫詩拍薄熙來馬屁。

莫言薄熙來

網絡圖片

政治取態和文學成就要分開,我沒意見,但文學家向世人提供的是精神食糧,文學家做人並不能和其作品完全割裂,至少為人的格調不能太低,而抄毛講話、寫詩拍薄馬屁,都是很沒有格調的行為。你身為作家,可以對政治沉默,甚至也可以在政治立場上支持共產黨,但抄領袖的講話、拍政客的馬屁,不是一種政治立場的表態,而是向權力獻媚的奴性表現。「網易」將莫言與中國沉默的大多數相提並論,說他在氣節上充其量只是不作為的庸人,這評論有失公允。莫言是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作協作為中國官方機構,不是純粹的作家工會,莫言能做到副主席的位子,絕非普通人。諾貝爾文學獎若能完全分開作品和作家,只講文學作品的水平,不講作家的人格,那把獎頒給作品,不要頒給人吧,也好省筆獎金。

根據中國自創的「中華民族復興指數」,中華復興早前已經完成62%,如今莫言得諾貝爾獎,此一指數大概會大幅飆升吧,吃了偉哥的人民網評論說中國人等這一天等得太久了。但中國要等這麼久才能出一個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這還多虧了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就是莫言抄寫的那個,該講話確立了文藝為政治服務的地位,從此便有了千千萬萬個莫言,卻出不了幾個獨立的作家。

諾貝爾獎大概不僅能壯陽,還能壯膽,原本不敢談劉曉波的莫言,也終於敢為劉曉波說兩句話。我也希望,莫言得獎,不是帶來片刻歡愉的偉哥,而是能夠為中國帶來自由創作的時代,但,這有可能嗎?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 我沒看過莫言的書,沒辦法評價他的作品,但一個人能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創作才華總不會差到哪裡去,而中國的悲哀正在於,一個作家無論才華和藝術成就多高,他都要接受當權者的圈養,向當權者下跪,抄毛澤東講話,寫詩拍薄熙來馬屁。 http://t.co/iBCWT8LB

  • http://t.co/wD9T8Rmb (莫言得諾獎,大國的一粒偉哥)

  • RT @cowcfj 我沒看過莫言的書,沒辦法評價他的作品,但一個人能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創作才華總不會差到哪裡去,而中國的悲哀正在於,一個作家無論才華和藝術成就多高,他都要接受當權者的圈養,向當權者下跪,抄毛澤東講話,寫詩拍薄熙來馬屁。 http://t.co/sWagf45R

  • 莫言得諾獎,大國的一粒偉哥http://t.co/yJ1tA8hy原本不敢談劉曉波的莫言,也終於敢為劉曉波說兩句話。我也希望,莫言得獎,不是帶來片刻歡愉的偉哥,而是能夠為中國帶來自由創作的時代,但,這有可能嗎?

  • 莫言得諾獎,大國的一粒偉哥http://t.co/yJ1tA8hy原本不敢談劉曉波的莫言,也終於敢為劉曉波說兩句話。我也希望,莫言得獎,不是帶來片刻歡愉的偉哥,而是能夠為中國帶來自由創作的時代,但,這有可能嗎?

  • 我沒看過莫言的書,沒辦法評價他的作品,但一個人能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創作才華總不會差到哪裡去,而中國的悲哀正在於,一個作家無論才華和藝術成就多高,他都要接受當權者的圈養,向當權者下跪,抄毛澤東講話,寫詩拍薄熙來馬屁。 http://t.co/iBCWT8LB

  • Pingback: 人格,才是作家一生經營的作品 | 公牛擠奶()

  • Pingback: 人格,才是作家需一生經營的作品 | Info Aggregator (Mirror)()

Share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