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共

電視劇潛伏

大陸知名電視劇《潛伏》

近年中國大陸興起間諜劇,其氾濫程度就如宮廷劇、爭產劇在香港的情況,幾乎是打開哪個台都能看到。大陸的間諜劇,當然是講國共內戰時期的故事,有趣的是,就在近幾年,共產黨和國民黨展開史上第三次合作,於是在大陸看電視有可能出現這樣的荒誕情形:國共兩黨剛在新聞中握了手,彼此可能還有互相奉承的話,一轉眼,國共內戰又在電視上開打了。

間諜劇之所以吸引觀眾,原因也和宮廷劇、爭產劇一樣,此類劇種充滿正邪相鬥,比較容易製造戲劇衝突,觀眾看了當然過癮。然而如果自己身處其中,那種感覺就很不同了。

人心裡有鬼,看人也容易覺得人家心裡有鬼。共產黨擅長搞地下工作,但搞得自己也疑神疑鬼,還沒奪取江山之前,就因抓內奸要搞黨內鬥爭,許多單純而熱血的知識分子從城市跑到窮鄉僻壤去投共,無端端就可能成了國民黨的特務。共產黨取代國民黨在中國大陸立國後,疑神疑鬼之心越放越大,整個國家的人跟著共產黨抓特務,到了文革年代,整個社會的誠信已經徹底崩潰,兒子揭發老子,學生揭發老師,夫妻之間也有可能互相揭發,除了永遠正確的毛主席,大概沒人不被懷疑。

極權社會,人人自危,人與人之間的誠信極容易崩潰,然而香港雖不民主,但尚有自由,近年卻也陷進疑神疑鬼的漩渦中去。短短兩年,司徒華投了共,民主黨投了共,黃毓民投了共,黃洋達投了共,人民力量投了共,梁文道投了共,陳景輝、林輝投了共,葉寶琳投了共,我還聽人說「反共三十年」的陳雲也投了共,為了順應時勢,我和某些朋友已經將回鄉證戲稱為「投共證」了。有的並不真懷疑你投了共,但你說我投了共,我就禮尚往來,反擊你也投了共。我沒有親歷文革,但聽外婆說外公當年被打成右派的遭遇,我已覺得很恐怖,鄉親沒有鄉親的感情,你是右派就可以一鏟子拍下去,罵你打你,不管你的死活。

共產黨不怕群眾分化,越分化越好控制,群眾忙著內鬥,共產黨的統治地位也就更不會受到挑戰,更加穩若金湯。反國民教育運動,我認為爭取到了相當大的勝利,政府最後擱置了國民教育課程指引不說,公民廣場十多萬人的政治覺醒,也不是輕易可以抹殺的,雖贏得也許還不夠徹底,但如果有輸,我覺得最大的輸,是人心的猜疑。

策略上的分歧,釀成了誅心論的盛行,不僅群眾如此,連有些意見領袖也在散播誰誰誰投共的「內幕消息」,沒有任何實質證據去控訴一個人投了共,也可以美化成是「討論」。這就像長舌婦說人家長裡短,以為背後談談別人老公那些捕風捉影的挑色新聞沒什麼問題,實則可能拆散別人的幸福家庭;搞社會運動的,要取信於群眾,身家清白更加重要,被人說通敵,比被人說通姦更糟,怎能忍氣吞聲?老實說,民間反國民教育聯盟要是有誰投了共,他的工作能力是相當地差,不僅沒有阻止十多萬人聚集公民廣場令港府和中共丟了面子,也沒能為國民教育科保駕護航,共產黨託付給這麼沒能力的「廢柴」辦事,真是找錯了人。

看看大陸今天的社會,信任一旦崩潰,人與人之間總是在揣測對方有何居心,是一朝一夕很難補救的。

(本文共被 492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