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死了人總是要化悲痛為力量?

如果出一本《領袖的說話藝術》,一定要談談領袖面對災難時該說些甚麼話。每當遇到災難,大人物會說甚麼話都是很容易想像得到的,其中頻率最高的一句肯定是:化悲痛為力量。這句話似乎充滿鼓勵,然而力量為何所用卻是個問題。

按照《ATV焦點》的說法,世上有兩種力量,一種是建設的力量,一種是破壞的力量。那麼,「化悲痛為力量」,究竟是要化為「建設的力量」還是「破壞的力量」?

港燈總經理曹棨森對於十月一日海難的講話,可說是「領袖說話藝術」的範本,「化悲痛為力量」後面必然是「做好自己的工作」--當然這不是好的示範,這是最常見也最差勁的示範。

從人性的角度來說,這種說法是很難理解的,人非只靠能源運作的機器,在生離死別之際並不適合談論工作,在這個時候人其實更需要宣洩,宣洩只會是「破壞的力量」;而且這說法暗含了員工可能因為悲痛而不會做好自己工作的質疑,在這種時候只會體現說話人的冷漠無情。從邏輯的角度來說,這種說法也說不通,悲痛是悲痛,工作是工作,為甚麼我死了同事、好友,要將我這種私人的悲痛化為工作的動力?

悲痛可以化為食量,悲痛也可以化為「戲」量,我唯一不相信的是「悲痛化為力量」。當港燈總經理在他那群悲痛的同事面前,說出「把悲痛化為力量,做好自己的工作」時,我看到的是李氏力場在轟隆隆地運轉,它不僅阻擋颱風,也阻擋人的悲傷流動。

(本文共被 481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