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佳幫第二把膠椅:廉署有時候是好的

「你可以想像,古惑仔面對各個機構的監察管制,例如警署、入境處,它們並不壞,有時候是好的,但當這些機構成為幫會的主要障礙,由於古惑仔不懂得怎樣應付,那麼最終受損的會是幫會的執行能力。」

這樣的話,要是從福清幫第二把交椅龍心口中說出來,我們只會當成笑話,但類似的話卻是從政府第二把交椅口中說出來的,把廉署和申訴專員公署視為他們行政的最大障礙,那我們就很難笑得出來。我開始明白香港的國民教育為甚麼要吹捧「中國模式」,原來香港政府也想走「中國模式」:犧牲公義和制度,換來所謂的「行政效率」。往後,香港大概也可以向大陸取經,搞搞「適當的貪污」。事實上,以目前的制度設計,如行政主導、不民主的選舉制度,政府已經是受益者,第二把交椅還要把氣撒到監察團體的身上,實在是施政無能「發爛渣」。

除了龍心,我還想到兩個人,一個是范婦人,一個是唐英年。范婦人,人稱香港江青,也沒敢放話說廉署是政府的最大障礙,也沒敢說廉署「有時候是好的」;唐英年,香港政府曾經的第二把交椅,他也曾說過「青年人剛愎自用,遲早車毀人亡」的狠話,但豬一樣如他也仍要說「捍衛核心價值」,而不敢說廉署「有時候是好的,大多數時候會車毀人亡」。

不久前,林鄭月娥在電視機前像羊一樣,哭了起來,但是一隻羊不可能在狼的身邊存活,能存活下來甚至凌駕於狼之上的,那肯定是比狼還要凶狠的角色。

(本文共被 596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