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流行這樣的說理方式:「有網友說…」

陳雲和「左膠」葉寶琳開戰,教徒歡呼雀躍,有一人為求助興,分享了自己的「見證」

我在有美點林輝參加的「反自駕遊」會議上,冒左膠之大不諱,提出要一并限制自由行和檢討CEPA,左膠居然說,這是否要限制趙連海、譚作人來香港!?這是否要得罪全香港零售業和商家!?左膠往往正是積極配合中共殖民政策,還自鳴得意!

堂主興許是見到「林輝」兩字,雙眼頓時發光,立刻放下手中花生,趕制一圖,動作比朗思還快。

無代糖製作

 

讀書尚且不可盡信,何況網絡?對於網絡,懷疑精神之重要,是因為網絡上充斥著太多這種難以證實的二手資料。林輝在那個會議上說過甚麼,既無錄音也無錄像,很難證實,但凡有獨立思維的人都會對這種道聽塗說保持警惕,但很多時候我們立場先行,那人的分享似乎也正合了那群人對林輝的印象,於是真偽便丟在一邊。在這種情況下,就算當事人林輝出來澄清沒有說過這樣的話,相信那些人也仍然會採信那位所謂的「見證人」。可是一個素不相識的網友說的片面之詞,何以值得如此相信?無非就是兩點:1,凡是反林輝的都支持,2,如果這位網友說錯了,那也無所謂,反正林輝就是這樣的人。

這種通過引述第三方,來操作與論、攻擊他人的手法,五毛也用。話說艾未未失蹤那時,網上便一瞬間爆出極多關於他的黑材料,五毛抹黑他的方式就是先建立一個網誌,放上所有關於艾未未的黑材料,然後五毛大軍再引用上面的材料對艾未未進行系統抹黑,如此雖然比直接抹黑要曲折一些,但人的心理就是這樣:引用第三方材料,增加了可信度。就好像變魔術,如果我直接變給你看,你總會懷疑我早在道具上動了手腳,但是如果我先請個人來檢查一下我的道具,台下的你可能就相信道具是沒有問題的,我所變魔術的可信度也就大增,但事實上變魔術的道具沒有一個是沒有動過手腳的。

「見證人」Daniel就好像變魔術時的「媒」,是用來增加攻擊左膠的說服力的。當然,我並不相信堂主和網友Daniel是一早「打聾通」的。但不經考證去散播道聽塗說,甚至去攻擊一個人,是必須反對的。

這樣的風氣盛行,社會要付出怎樣的代價,誰也不知道。改日我閒著無聊想抹黑堂主曾經掉進糞坑,吃了一肚子屎,我也可以製作一張圖,把謠言包裝成引述的方式。我有沒有責任?我當然沒有責任,因為是某網友說的--而事實上這個網友可以由我自己扮演。這樣的社會可愛嗎?

(本文共被 3,353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