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李開復看意見領袖的墮落

社交網站的出現,令意見領袖更容易接觸民眾,甚至產生了一批純粹依靠社交網站而非傳統媒體的新意見領袖。

更容易接觸民眾意味著甚麼?社交網站既是優勢也是劣勢,這個時代的意見領袖,並不比傳統的意見領袖有更多角度或更深層次的思考;而字數的限制,社交網站的運作機制,以及民粹的膨脹,反而讓意見領袖更趨平庸,也更加熱愛煽動的手法。在社交網站提供了速度和便利之後,知識份子的墮落也就愈加明顯了,為迎合庸眾的口味,意見領袖愈來愈不在乎品味和深度,甚至不在乎直白地告訴庸眾:我要的不是甚麼,就是你們的「like」和「share」。

李開復是這一種意見領袖中的表表者,他甚至出了一本書叫作《微博改變一切》。其實微博雖然改變了很多東西,李開復本人卻沒有多大的改變:還沒出來搞「複製工廠」的李開復,便已因為常以青年導師自居而像一個小丑,有了社交網站之後,他作為意見領袖所表現出來的機會主義與不務正業也更加可笑。之前的《非我莫屬》風波,李開復就是看到了話題的爭議性才突然出來擔起大旗,把那些早就在沸騰的反《非我莫屬》民意騎劫,變成提升個人威望的途徑。然後這次,他本來想利用中國人因葉詩文被質疑服用違禁藥的忿忿不平,把個人威望再推高一層,然而偷雞不成啄把米, 將美國游泳隊教練 John Leonard 個人資料公佈,號召傭眾轟炸 John Leonard 的電郵,這樣的行為甚至連微博上的網民也不齒

最終,意圖煽動庸眾的李開復,終被民意反噬,要向 John Leonard 道歉。然而他的道歉仍是打了折扣的:「對於這一不妥行為給 John 帶來的不便,我表示歉意。同時,我由衷的希望 John 也能夠考慮向葉詩文道歉。」  Leonard 或許應該對葉詩文道歉,但與李開復道歉的性質卻不相同。他一開始刪除那條微博時,甚至只想把責任歸咎於部份反應激烈的網民

林忌對李開復的評價是:「民族主義上腦的大中國主義者病毒」。我認為這種評價並不客觀。李開復台灣出生,在美國受的教育,之前與人在微博罵戰還因「台灣人」的身份而吃虧。李開復這個人清醒得很,他很懂得中國國情,知道怎樣利用中國的民情去得到他想要的東西,也就是說民族主義只是他的手段,而不是他的目的。

(本文共被 664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