闖蕩東南亞遊記(四):「媽媽」帶我遊鐵路、看水上市場

在考山路尋找友人介紹的媽媽旅遊公司,參加鐵路市場+安帕瓦水上市場(Amphawa Floating Market)一天團。光聽名字很親切,友人說裡面的職員懂廣東話,我們沒機會見識,只知道問「no cheaper?」的時侯,接待的「媽媽」,斬釘截鐵說「no,very cheap la」。

我們就是太順口了,背包客,總是不想放過任何一個省錢機會。

照原定計劃一點前到達旅行社集合,剛好看到「媽媽」練習結他。電腦播著放音樂,她閉上眼哼著歌,數著拍子,熟練的彈奏著,專心一致的人,著實有令人著迷的地方。她絕對稱不上熱情,也說不上態度差劣,是剛好的溫度,沒有破壞應有的感覺。(其實她不是真媽媽,只是不知道名字,旅行社又叫媽媽旅遊公司,就直接稱她為媽媽吧,猜她應該才三十餘歲)

先出發到鐵路市場,連塞車在內,車程竟要兩個多小時,行程有點趕。沒法子,這是跟團的老毛病,而且不少地方,自己無法去,不得不跟著走。集合時聽到一堆說廣東話的人在等,還猜是香港人,原來同行的團友來自廣東,一行十人來泰國旅行。家族中很有地位的嬸嬸在話當年:「如那時不是怎樣怎樣,現在我還有棟樓呀,哎。」坐在我們身旁的兩位大叔,其中一位是醫生,車途上他倆一直笑談廣東話,總是說著無聊話,又好氣又好笑。

我們到達後,所謂的導遊突然出現,帶我們走到鐵路市場的路口,然後約定集合時間,便消失了。

到了鐵路市場,再地道不過的小街市,兩旁檔口擺賣蒜頭、肉類、魚、蔬果、乾貨等,就是中間多了一條鐵路,衛生情況一般,外地人純粹參觀。走到盡頭,火車像道具似的擺放在不遠處,以為就這樣閣著。嗚嗚,廣播說還有幾分鐘會開出,噢,原來會動的。

走回市場旁邊等待,兩旁檔攤早已收拾好,突然好心姐姐大叫快走,走入一點,火車要過來了!幸好火車是緩緩駛過,否則我倆該變成咸魚了。第一次如此親近一條如此親近居民的路軌。但到底火車是載人還是載物?或只是作為一個景點讓我們參觀參觀?

導遊早已遠去,沒法考證。

很快到達Amphawa水上市場,兩小時自由行逛,時間有點趕,是因為周末吧,人擠人,檔連檔。聽行家說這裡比Dammneon水上市場少一分招徠旅客的商業味,更為地道。

的確,途經的餐廳,餐牌只提供泰文,而且看到的多是泰國人,感受當地濃厚氣氛著實不錯。

售賣的東西種類繁多,吃的穿的玩的送禮的自用的全都有。印象最深刻是播放著六十至九十年代經典老歌的攤檔,The Beatles、Nora Jones、Bee Gees、Westlife少不了,還細分不同音樂類型,忍不住買下Bossa的雜錦CD,由另外一些歌手重新演繹,或許正正是老闆和其太太的歌聲。他倆實在登對,女的是漂亮同時兼具氣質的類型,男的亦具中年男士的英氣,以前必是沉醉音樂世界之中。兩小口一起打理,真夠溫馨。一生人能為著自己的興趣而打拼,比很多人來的幸運。

黃昏時,乘船遊河和觀賞螢火蟲。兩旁盡是Amphawa的Resort,景緻實在不錯,河風送爽,熱鬧和寧靜的Amphawa,都在一天裡感受到。小小螢火蟲,在樹上跟我們打招呼,一閃一閃。船向前駛進,螢火蟲多得有如聖誕佈置,有一刻令我以為是精巧小燈飾,哦,真是令人著迷的小夥子。

迂迴事又發生在我們身上,聽到像氣球戳破的聲音,船上的照明突然熄滅,以為是關掉燈火讓我們細心欣賞螢火蟲,原來是引擎壞了,船失控慢慢飄近草叢,距離太近倒是沒法看真螢火蟲,心裡只是一片驚慌。腦海開始想:船飄近打擾了昆蟲們,牠們會突然一群湧出來嗎?葉子又比我們還要大片,我們漸漸陷入草叢裡,如果要在船上待一晚,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大概十來分鐘後,遇上別的船家經過,分享電油之類的東西拯救我們,安全回到起點處。

旅行,你永遠不知下一刻會發生甚麼事,好的壞的,還是令你畢生難忘。

(本文共被 326 人蹂躪)

文二

固執又帶點論盡,甚麼也沒有,只有一股熱血到底。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