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教育真正可怕之處


(朝鮮金胖子的國民教育,可以說非常成功,這是香港的未來嗎?)

李純恩搞錯了一件事,他說國民教育不可怕,因為共產主義已經破產,沒人再信,連中國人都轉了信蘋果教。李純恩沒有搞懂國民教育真正可怕之處(或者是知而不言),並不是向學生灌輸共產主義思想,而是向學生灌輸「中國共產黨是進步、無私與團結的執政集團」。一個手中拿著 iPhone 的中國人,他可能不相信共產主義,但他卻極大可能仍然相信著,沒有共產黨,便沒有他手中的那部 iPhone。

所謂的「共產中國」早就不是共產主義國家,這不是甚麼秘密。事實上,不僅普通中國人不相信共產主義,而且中國共產黨自己也不相信。現在的中國共產黨當然放棄共產主義已久,共產主義向來只是這個土匪政黨的包裝而已,就說1949年奪權以後的中國共產黨,也從來不是真正的共產主義者(我不排除創黨者之一的陳獨秀算得上是真正的共產主義者,但他早被排擠,並死於1942年,另議)。他們只是極權主義者,他們為了鞏固政權,可以把共產主義分成甚麼「初級階段」、「最終形式」,又說中國現在的社會主義是「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這些都是催眠術,騙人的把戲。開國第一元勳毛澤東也不是共產主義者,他只是一個土皇帝。記得有人曾拿鄧小平的一句「要警惕右,但主要防左」來譏笑香港的左翼青年,其實真正可笑的是這個人,他沒弄懂鄧小平的意思。共產黨是一個左翼黨,為甚麼「主要防左」?那是因為共產黨最怕的其實是真正的共產主義者(也就是香港的長毛和左翼青年那群人),如果中國人都以真正的共產主義標準去要求共產黨,共產黨早垮台了。

共產主義向來是共產黨拿來唬弄人的美麗謊言,共產黨的當權者從來不會把這些夢話當真--把夢話當真的也肯定爬不了那麼高。毛澤東說過很多漂亮話,其言語之中對民主的支持,不會少於當今在香港爭取民主的人,但事實上如何,卻明顯是另一回事。民主這東西太高深,以前被毛澤東唬弄的老百姓當然沒幾個聽得懂,他們只要求有田耕有飯吃,反而讀書愈多的愈容易上當--因為他們真的懂民主是甚麼,而他們又太單純,沒看清共產黨是甚麼東西,結果上了當,當年有許多熱血的知識青年從城市,不遠千里跑到窮鄉僻壤的延安,去投靠共產黨。有些知識份子是有真功夫的,騙不了多久,這些就陸續被毛澤東幹掉了;有些知識份子知道自己受騙了,但已上了賊船,為求保命,只得埋沒良心;還有一種知識份子是「真心膠」,一直活在黨的謊言中為黨辦事。在大陸,最相信最維護共產黨的人,都是一些受教育不多的人,根本不知道共產主義是甚麼。

以我在大陸被洗腦的經驗,小學時,學校從來不跟你談共產主義,他們只要告訴你「抗日是靠共產黨」、「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這些最基本的東西便夠了--而這些也不是非要從課堂上給你灌輸,形式是很多樣化的。到了中學,他們開始給你一些共產主義的論述,由於有小學的洗腦基礎在,被洗腦的人就會進一步相信共產黨是進步無私為人民的執政集團,然後大家都一心跟黨走,人心穩了,共產黨的統治也就穩固了。這一套實在土得掉渣,對追求潮流的九十後大概已經行不通,但共黨之洗腦,目的絕不在於令國民都相信共產主義,而是令國民都相信共產黨;也絕不在於把國民變成心懷共產主義的理想主義者,而是令國民變成金錢至上的經濟動物,李純恩說到的 iPhone 黨其實正是共產黨洗腦的結果,只懂得物質享受的國民,是最容易控制的。

我已說過不止一次,真正可怕的不是那些打明旗號的洗腦--開宗明義的洗腦放在多元社會不僅惹笑,而且可以防也容易防,真正可怕的是暗中進行的潛移默化式洗腦--而這種洗腦在香港早就有,絕非開了國民教育才有。你看看余綺華搞的「國民小先鋒」,早就有的東西,這些偷偷搞的才可怕,許多家長以為這樣能訓練學童的紀律,還大力支持,他們哪裡知道這些就是洗腦。還有大大小小的中國夏令營、國情班,都是非常可疑的,許多家長當然也以為活動可以開闊子女的視野。現在的問題是,連家長都不清楚洗腦是怎麼回事,李大才子竟說家教才是最重要的。如果家教就是解決教育問題的最佳良方,那李大才子又何必把女兒自小便送往國際學校?何不做個好爸爸,自己來教?

只是很奇怪,這麼多年來,站出來反對這種滲透式洗腦的人卻不多,就是到了如今,很多人也只是在意國民教育的教材怎麼編寫。我希望學民思朝的同學,不僅要以推倒開宗明義洗腦的國民教育為目標,長期來說還要對那些潛移默化的洗腦多做功夫。整個社會也不能鬆懈,輸了教育,香港便會輸掉全部。

(本文共被 1,531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