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8月份來的第一場球

昨天受家洛的”蠱惑”,從石籬跑到長青去踢球。乘坐的是43A號巴士。43A在我生命中曾經有特別的意義。

那個球場在一座山的半山腰,不適合打飛機,因爲在半山把球踢飛顯然是件令人懊喪的事。在去球場之前,我和家洛去商場買水,發生了一件恐怖的事。那時候我們坐著電梯來到最底層,有一個老婆婆卻説,你們先出去吧,我還沒到……我和家洛同時想起了《鬼蜮》裏的情節。

踢完球,全身都軟了,只有兩條腿是硬的。

[tag]足球[/tag]


Technorati :

(本文共被 28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