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貫中的「勇氣」

黃貫中又在表演他的「勇氣」了

我之所以認為他是表演,是因為他總是將個人形象的表現凌駕於訊息的傳達之上。他怒罵菲律賓總統阿基諾三世是這樣,他撐平反六四也是這樣。

一年前,他在新浪微博上隔著一千多公里的海,用中文向不懂中文的菲律賓總統喊話:「有種就來香港」;一年後,他又在新浪微博上和facebook上說「夠薑拉我啦」。這些都是躲在安全地方說的話。因馬尼拉人質事件向菲律賓總統表達憤怒,或傳達「平反六四」的訊息,我當然都支持,但這些加上強烈的自我展示的色彩,就全都變味了。黃貫中不會真的把菲律賓總統殺掉,他也不會真的因為躲在安全的香港說了一句「平反六四」就被人抓補。他在質問別人「有沒有種」或「夠不夠薑」的時候,我看到的恰恰是一個「沒種」、「不夠薑」的黃貫中。

黃貫中若有種,就親身跑到大陸去說「平反六四」,再來說「夠薑拉我啦」;黃貫中若有種,就親身到六四集會的台上高歌一曲Beyond的《長城》,再來說「夠薑拉我啦」。他甚至可能連偷偷出席六四集會都沒有!事實上,就算他在網上說了「平反六四」,他也並沒有被拉的風險,甚至連被大陸封殺,從此不能踏足大陸的風險都沒有,而他卻要表現出那種「夠薑拉我啦」的大無畏精神來,這算甚麼意思呢?愈是誇大危險,這種勇氣愈是廉價。那些憑著良心真正冒著入獄的風險來做事情的人,從來不會說「夠薑拉我啦」這樣的話,你聽長毛說過這樣的話嗎,你聽黃洋達說過這樣的話嗎,你聽那些衝在街頭的社運青年說過這樣的話嗎?而無論是長毛、黃洋達還是社運青年,他們做的事,都要比黃貫中有勇氣得多了。

那個推出六四套餐的餐廳老闆固然是抽盡六四的水,極之令人討厭,而黃貫中又何嘗不是?

另一個同樣是歌手的黃耀明,他既參加六四集會,也參加七一遊行,而且不是一次兩次,要說「被抓」的風險,也比黃貫中在網上說句「平反六四」要大得多,但他從來沒有以此來顯示自己做了一件多麼勇敢的事,也沒有甚麼做show的姿態,我看到他只是以普通市民的身份在參加著這些活動。所以,我佩服他。

(圖片擷取自黃耀明facebook)

(本文共被 780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