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域》影評:在我們遺忘的領域

 

1,先鋒小説的一種特徵就是,故事裏有故事,故事外也有故事,你很難分辨何時在故事裏,何時在故事外;而故事不會採用平鋪直敍的寫法,而是不斷糅合穿插倒敍。最近的鬼片都有實驗性的傾向,《鬼域》就是這樣一部。

2,電影的名字叫做《鬼域》,但這不是關於鬼的故事;故事的主角是一位作家,但它探討的不是作家的精神病問題;它最主要的是,關於記憶。

3,關於記憶,具體點,你會說是一個人、一件物或者一次事件;但記憶究竟是什麽,你能向我描述一下嗎?

4,之前的一段時間直到現在,我都陷入了某种恐慌之中,而這恐慌正好是關於記憶的。但與《鬼域》無關,因爲在今天之前,我只知道這是彭氏兄弟導演李心潔主演的鬼片。說實話吧,我到現在還不知道彭氏兄弟是誰。

5,我對記憶的恐慌是:有時候我害怕記住某些東西;有時候我又害怕忘記某些東西。當然,後者所帶來的恐懼更爲可怕,因爲當我真的忘記某些東西的時候,我根本不會察覺到,也不會知道忘記的是什麽。

6,不知道是我病態或者做作,還是上帝的安排,自從我感覺到對記憶的恐慌之後,便不斷接觸到一些關於記憶的東西。比如之前提到過的《万壽寺》(我還沒看完它,還不能確定記憶就是它的主題)。《万壽寺》的敍事方式就是十分先鋒的,而裏面的”我”也正好同樣是一名作家。但它與鬼完全無關。王小波的小説之中,我讀過的還有一部《尋找無雙》也是講記憶的,不同的是《尋找無雙》是關於集體失憶。

7,”世界上之所以有無主的東西,就是因爲有人失去了記憶。”,正是有人失去了記憶,有人抛棄了一些東西,所以出現了”鬼域”。

8,千萬不要把”鬼域”理解為鬼的領域。正確來説,那是包括記憶在内,世上一切被丟棄被埋葬的事物構成的世界。

9,影片一開始便成功營造了一個恐怖的氣氛,它的手段並不比任何一部鬼片高明吧。它幾乎就是一部鬼片了。但如果你把它當作鬼片來看,你企圖從中獲得被驚嚇的快感,那我會告訴你,你會失敗的。影片越往後,恐怖就越來越不重要了,甚至我這個膽小之人也可以越來越安定地看下去。

10,影片接著又先後營造了蒼涼的廢墟感和神秘的魔幻感,廢棄的大廈、遊樂場,殘舊的火車、玩具,煙霧籠罩的山谷、神秘的僵屍……

11,最後,它帶給我們的卻是對溫情的感動。

12,電影最成功的一個地方在於色彩的運用;而李心潔最成功的地方就是,她已經讓我喜歡上了她。

13,我以後會不會變成像她那樣的一個精神恍惚的作家,這也是我想知道的。但是你應該知道,當一個人被現實拒絕得越多,他就會越來越靠近作家,越來越靠近神經病。如果一個神經病能寫出一本書,並產生讀者,那他就是一名作家。

14,我對記憶的恐慌尚未解除。在記住和忘記之間,我不斷掙扎。我有一個不太實際的假想。假想有一天,我們以某種特別的方式重遇,上天或者她會不會給個機會讓我們……

(本文共被 171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