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唐英年在美國

很多人都說,如果唐英年在這種情況下還能當選特首,那就是小圈子選舉的最大荒謬了。其實,他不退選,已經足夠說明小圈子選舉的荒謬。唐英年參選特首,一開始就被我們賦予了一種意義,他是來給我們製造娛樂,和凸顯小圈子荒謬的,如今他超額完成了我們交給他的歷史任務。為了完成任務,他成了全香港最窮的男人--人格徹底破產。

2011年12月,太平洋另一邊的美國有一位總統候選人宣布退選,此人名叫凱恩。他因何退選呢?公開說的原因是一些媒體的不實報導滋擾了家人,事實是性醜聞令他民望大滑,他自感大勢已去,繼續戀戰只會浪費金錢,浪費時間精力。在民主社會,民望不是浮雲,參選不參選最重要的指標就是民望。

部分人曾天真地以為,香港就算是小圈子選舉,民望似乎也有一定的意義。唐英年告訴我們事實卻是如此:他在經歷了早前的「感情缺失」和現在的僭建風波後,民望已經所剩無幾,形象更是沒有半點正面可言,而他卻還可以「挺直腰骨」,絕不退選,這說明了什麼?這說明民望連浮雲也不算,它根本就是個屁。如果唐英年在美國,他是需要切--當然不,但在請求市民原諒之前必須先退選;如果在美國,出這麼大個問題,唐英年不僅無法繼續競選,連政治生命能否延續也是個問題。

經過這件事,女人不僅要反唐英年,還要反小圈子選舉,唐英年的妻子郭妤淺正是這個小圈子選舉的犧牲品,她的犧牲比我們這些只能看熱鬧的市民更大。如果不是小圈子選舉讓民望破產的唐英年對當選依然抱有幻想,他就不會一而再地將妻子推出來做擋箭牌;他只能像美國的凱恩一樣--宣布退選不僅是最體面的選擇,而且是唯一的選擇。怎樣的政治土讓就會長出怎樣的政治人物,只有香港這種極為詭異的政治環境下,才會有唐英年這種極為詭異的政客。就算不盡是實話,美國的政客至少可以體面地說「為了家人我退選」,而香港恰恰相反--為了我參選家人必須犧牲。和唐英年一起搞課外活動的那幾位「紅顏知己」此時或許正在一角偷笑:幸好只是和他課外活動!

不要說和美國的政客對比,就算和多年前的本地政客梁錦松對比,唐英年也是應該慚愧得挖個洞把自己埋掉的。做男人做到這種程度,把雞雞切掉也不為過了。

政治有時候就是靠個等字訣。小圈子選舉給了唐英年和他的智囊團太大的勇氣,以至於完全不怕賠了夫人又折兵,不願再等五年捲土重來。梁振英比唐英年成熟的地方,是他會等,你看這傢伙夾著尾巴做人一做就是十幾年,連港英餘孽曾蔭權都上位了,他也不急,於是機會終於還是出現了,而且天賜良機,給他一個白癡對手,道路越走越寬敞,就算敗了選舉,也至少贏了名望。當然,不能排除唐英年不能等的原因是,他背後的政治勢力在中央正在退場了,假如此時不盡力一搏,則再無希望--若是如此,那麼,他的智囊團看似強大,實則在變幻莫測的中共政治力場裡,也是信心不足的。

不管繼續競選的唐英年最終會否在「阿爺」的欽點下黃袍加身,作為政治人物的唐英年都是已經死掉了的,他最後的貢獻或許是證明了一件事:做官最重要的不是有腰骨,而是臉皮要比腰骨還要硬。

(本文共被 1,335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