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逃時空》影評: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

 

In Time

有理由相信,老江死不去,就是為了留口氣看《潛逃時空》(In Time)的。從電影可見,未來雖然未能完全實現每個人戴三個錶,但這個目標至少也實現了三分之一,我建議老江也可以先死三分之一,以一種僵而不死的態度繼續等待戴三個錶時代的來臨。

常言道「時間就是金錢」,意在勸人珍惜時間,因為時間的價值等同於金錢。雖然時間和金錢確實都具有「沒有它就萬萬不能」的特質,但把兩者等同實在是一種俗不可耐的說法。事實上,這種說法背後所隱含的意思是時間還不如金錢,因為倘若前者需要兌換成後者才產生價值,那就說明後者才是更高一層的。我幾乎可以肯定,這句話誕生在一個離我們並不久遠的年代,只有當今這個資本主義的時代,人才會熱衷於交出自己的時間,去換成金錢,一個小時換28元、33元、50元……然後有小朋友為了讓爸爸陪他玩,掏出28元說:「爸爸,我買你一個小時陪我玩。」然而電影大膽地取消了原本主宰一切的金錢,由時間代之成為新的貨幣,但不要忘了,時間最主要的意義是,它就是生命,沒有了金錢未必得死,但沒有了時間就必須死。金錢的爭奪變成了生命的爭奪,電影也就更加戲劇化,人物原本因金錢而產生的矛盾換成了生命的對立,矛盾也更加激化。

金錢主宰的世界有搶錢的匪徒,當金錢變成了時間,搶錢的就變成了搶時間,手裡拿著的還是槍,只是過去說的「要錢還是要命」已經不管用了,但要是改口說「要時還是要命」又太傻逼,因為時間不正是命嗎?根本不存在選項。然而未來世界依然是順民遍地的世界,當他們面對搶時間的劫匪時,竟會乖乖交出自己的時間,而不是抱著橫豎都是死的心態,大喊一聲「老子跟你拚了」就跟劫匪拚命。

當然,最可怕的從來不是那些小劫匪,未來世界雖然出現了驚人的貨幣革命,但社會卻依然是階級森嚴,所以最可怕的仍是那些處於金字塔頂端的人,現在他們不僅操控著社會的經濟,甚至已經直接操縱了基層百姓的生命。本來人都會老去和死去,但當時間變成了可以交易的貨幣,有的人就可以不用死去。故事的設定是,未來的人都可以平平安安地活到25歲,但窮人從25歲開始就要面對死亡的威脅,每天都在死亡的邊緣徘迴,可能因為一次巴士加價,就會見不到明天的太陽。在貧民區,突然有人倒斃在路上,是十分常見的事。而富豪區的富豪們,時間多到可以拿來當賭桌上的籌碼。

事實上,富人同樣在25歲後就進入生命倒計時,但他們有大量的時間儲備可保其永久的生命,從不需要為死亡擔憂,他們是時間成為貨幣這種制度的受益者--他們唯一需要擔憂的是制度受到挑戰。這種制度下每個人到了25歲就只剩下一年的時間,也就是說一年就是每個人的天生資本,那麼算算看,富人所擁有的巨量時間儲備是多少條人命換來的。但時間富人也許沒有想到,由於他們不死,隨著他們的繁殖,富人階級會越來越多,而窮人是不停死的,死得又快,多數還來不及繁殖,所以他們的數量不僅不會增多,還有可能減少。長此以往,世界遲早變成富人多於窮人,甚至只剩下富人,金字塔倒下了,舊制度就行不通了。人類的每個歷史階段,處在金字塔頂的人都是盡力維持所屬階級的極少數比例,否則他們所控制的制度就會崩潰。

然而很可惜的是,片中的雌雄大盜只是又一個羅賓漢。劫富濟貧的英雄行為並不能推倒制度,反倒有可能幫助了制度。他讓更多的窮人活下去了,然後他們用他盜來的時間繼續為富人賣命。

片子初段,男主角的母親因為時間所剩無幾而和男主角迎面奔跑,場面非常感人,由於那個時代的人都不會變老,就像一對戀人在奔跑一樣,繼而讓人產生他們接下來就要亂倫的感覺。片子最後,同樣的場面再次出現,換成了男主角和女主角,似是為呼應前面,但考慮到他們之前搶了銀行一大筆時間分給窮人,卻又不給自己充夠時間這麼傻逼,我只有暗自在心裡說:你們活該。

題外話:《In Time》這個名字非常難譯,港譯名《潛逃時空》實在狗屁不通;大陸譯為《時間規劃局》以呼應之前的那部《命運規劃局》(The Adjustment Bureau)--兩部電影還真有點像,尤其是兩者都是男主角牽著女主角不停在跑,個人認為比港譯要好;至於台灣的《鐘點戰》,則可以用兩個字來形容--哈哈。

(本文共被 6,948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