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e out comedy:你出錢,他們出笑話

take out comedy

曾有一位極度噁心的人物說過,郭德剛是吃大蒜的,而他是喝咖啡的。他錯了。他既不是喝咖啡的,也不是吃大蒜的,他是吃大…便的。他只是以為自己在喝咖啡而已。

其實在吃大蒜的和喝咖啡的之外,還有第三種選擇,就是喝啤酒的。說到棟篤笑,香港人總會想到黃子華、黃子華,以及各種翻版黃子華,而其實要看棟篤笑,不是非得等黃子華的,平時到中環去也有得看。中環有家名叫take out comedy的俱樂部,就是一個可以一邊喝酒一邊看棟篤笑的地方。兩天前,就跑去中環看了一場他們的表演。

Take out comedy的場地不大,和一般中環的酒吧差不多,他們的棟篤笑和大型舞台上的棟篤笑最大的不同,可以用一個字來概括--近。一來,表演者離觀眾很近,與觀眾也有比較頻繁的互動,每次轉換一個笑料的時都會慣例地先向現場觀眾拋出一個問題,以增加觀眾的共鳴。二來,連他們的笑料也離我們很近。他們的笑料幾乎都來自於生活,而且他們總是把那些笑料當成自己的真實經歷說出來--雖然事實上並不是,比如唯一的一位女性表演者說她媽很節儉,把自己用過的牙籤洗乾淨,曬乾後再給她爸用,你不會相信這是真的吧?

說起這個take out comedy,大家可能未必知道,但要是說起他們的台柱,也許很多人都會有點印象。那就先把這位兄臺搬出來示眾:

能用廣東話表演棟篤笑的印度裔香港人Vivek Mahbubani

 

他是誰?他有甚麼特別?如果你曾經看過下面這段短片,那就連介紹他的功夫都可以省下。

他特別,不是因為他是一個會講中文的印度人,而是因為他是一個可以用中文逗得你笑的印度人。他叫Vivek Mahbubani,一名土生土長的印度裔香港人,幾年前憑著上面那段片在網上聲名鵲起。

Take out comedy的創辦人Jami Gong是一個光頭(從他的英文名就看得出啦),他其實也是一名棟篤笑表演者,在他還沒光頭的時候,就已經開始在美國從事西式單口相聲表演。兩三年前,有一位叫黃西(Joe Wong)的美籍華人,因一次在Late Show的表演脫口秀而一夜出名,但可以很負責任地告訴大家,他並不是唯一一個也不是第一個在老外面前表演「棟篤笑」的華人。其他不說,Jami Gong就比他更早一點。

眾所週知,人世間流傳的笑話大多離不開性和政治,我們通常認為女性在講笑話這件事上有先天性弱勢,而在Take out comedy,竟有一個女的表演者,實在難得一見。要知道她不是跳舞唱歌表演雜技(這些屬於女性強項),而是說笑話逗你笑。個人認為,她的表現是相當令人滿意了。

當晚的主持Kenneth Kwan也是一名相當會說笑話的人,雖然他的笑話大多帶有顏色,但我很欣賞。我最欣賞的,是他在網頁的個人簡介中以「full-time womanizer」來形容自己。好色不是問題,但在好色上可以選擇猥瑣還是可愛,他選擇了可愛。

可能是為了讓觀眾專心看他們的表演,場地的wifi信號非常弱。我不得不開3G來上網,而同時3G的信號也很弱。

城市人,有空就去中環放縱一下自己,開懷地笑一下吧。價錢不算貴,但那裏不是每天都有中文表演的,詳情請看他們的網頁:http://www.takeoutcomedy.com

(本文共被 534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