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驗囚室》影評:或許也可以給上帝安個罪名

實驗囚室

我的人生觀如此灰暗,其實是有根源可尋的。我小時候聽過一個傳聞:我們人類其實是外星人的實驗品。這個傳聞顯然要比其他人小時候聽到的「你不是你媽生」的更讓人崩潰。當然,比起「韓國人是人類的祖先」,我以為「人類是外星人的實驗品」還是相對靠譜一點。

人類是外星人的實驗品,對於這一點霍金可能會有不同意見,而天主教則更加不會同意--人類是上帝創造的,外星人也是上帝創造出來的。我可不管人類是外星人的實驗品,還是上帝用泥捏出來的,如今我只肯定一點:人類是常常作為實驗品存在的。顯而易見,《實驗囚室》說的就是拿人類來做實驗,而這部電影是真人真事改編,比上面說到的傳聞要靠譜得多。

 

yahoo香港的介紹真有點可笑:「科學家找來26名普通善良百姓」,作為一名善良的觀眾,我憤怒了,這究竟是誰寫的,這傢伙究竟看過《實驗囚室》沒有!誰說那26名自願接受實驗的人是善良百姓?不須一個個地說了,那個黑人巴里斯就根本不是甚麼善男信女,雖然實驗前一副彬彬有禮的樣子,並始終保持一副猶如被人雞姦過的苦逼的表情,面試時更自稱是虔誠的信徒,是上帝的堅定追隨者,但是最瘋狂的其實就是他。這種人在現實世界並不少見,各位,他們就在你身邊,也可能就是你。巴里斯的內心本來就養著一隻野獸,用《火影忍者》的話來說叫人柱力,雖然平常的生活中有一層層的牢籠囚禁著這隻野獸,但野獸只會越養越大,只要有機會牠就出來咬人,這次實驗就提供了一次徹底釋放的機會。「善良」的巴里斯第一次嘗到了「血」的味道,他勃起了,電影還給他的褲檔來了一個特寫--沒錯,這就是human nature。巴里斯當然不會承認自己的惡,還一直在強調自己是一個講道理的人,說他「只是按實驗的規定在扮演而已」。我認為,事實恰好相反,日常生活中的他才是在扮演,實驗中的他才是真正的他。

真正善良的是男主角查維斯,他簡直善良得人神共憤,善良得扭曲了人性,善良得人人都想欺負他一下。他在實驗中受盡了巴里斯的汙辱和折磨,最後還中了巴里斯的刀子,但是他先是丟掉了鐵棍選擇赤手空拳與巴里斯決鬥,後來在實驗室的大門打開時竟然又放了巴里斯,彷彿之前令他受辱的不是巴里斯,彷彿之前甚麼事也沒發生過,彷彿耶穌降臨了他面前。在回程的車上,巴里斯又恢復了他那苦逼的表情,回頭深情地望著查維斯,那決不是在乞求原諒,而是在討打,連我看了都奇癢難忍想上去揍他一頓,為何飽受屈辱的查維斯竟無動於衷?

人人自知是一場實驗,最後仍以流血衝突結束,除了是因為人性,也與制度有關。現代人對制度的崇拜就如對上帝的崇拜一樣,一切交給上帝決定,一切也可交給制度決定。我們看到巴里斯如何在充滿謊言的不作為的制度下,走向瘋狂。我並不懷疑巴里斯是虔誠的信徒,那盞紅燈在他心中如上帝般崇高,他堅信只要紅燈不亮他的行為就是合理的。

故事的最後,那位科學家,也就是實驗的始作俑者,因事件的曝光而被控以教唆殺人罪。上帝雖然沒有拿我們做實驗,但他為大自然制定了規則,然而,他的紅燈有及時地亮起嗎?沒有人能審判上帝,不然他也該是教唆殺人罪。嗯,我想多了。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不要隨便相信科學家。

(本文共被 2,539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