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是把獨唱團看完了

《獨唱團》,這個名字聽起來就很有趣,獨唱還能叫團,這是一種何等牛逼的氣概啊。在香港書展上聽韓寒說,這個名字他原來是想用在自己的小說上的。當然,靠著這三個字還不至於能讓一本雜誌賣上一百多萬本,這本雜誌最重要的品牌價值其實比那三個字還要更少一點,兩個字--韓寒。但是作為一個香港人,我先不說韓寒,先說說兩個香港人在《獨唱團》上唱得怎麼樣。

2010-08-09獨唱團投票
(圖為豆瓣關於《獨唱團》的投票,投票最多者為最受喜愛的文章。)

看到《獨唱團》上同時出現兩位香港作家的文字,一篇是歐陽應霽的《貼地快感》,一篇是彭浩翔的《耐克來兮》,對此我倒不覺得太意外。韓寒交遊甚廣,很多年前已聽他說過王家衛也是他朋友,所以向「香港作家」約個稿甚麼的實在正常得很。這兩位香港「作家」我都認識(他們當然不認識我),歐陽應霽雖然還是很多年前看他上過飲食節目,但他的一頭白髮令人印象深刻,論名氣他自然是遠遠不及導演彭浩翔,那我就先說彭浩翔。

雖然有關注彭浩翔的微博,也看過他的電影並頗為欣賞,但沒看過他的文字。這次一看,真讓人崩潰,好難看的文字啊!《耐克來兮》是一篇連載小說,開頭和他一貫的電影風格極為相似,就是先來一段與故事本身並無太大關係的故事,然後通過這個故事再切入到他真正要講的那個故事。這種方法至少在《出埃及記》和《志明與春嬌》運用過。我並不反對方言入文的,在這裡也不打算就此展開長篇大論,但是彭浩翔在《耐克來兮》裡的用詞,真分不出是哪個地方的方言。他寫的這個故事肯定不是香港的故事,因為文中提到有個人物有去廣州打工的經歷,所以多半是大陸的故事;另外又因為文中有寫他們說的是閩南髒話,那麼基本上可以鎖定故事是發生在福建一帶。文中頻頻出現的口頭語「你娘咧」似乎也的確是閩南髒話,「咧」這個語氣詞很有台灣味道。然而同樣一個人口中又會沒頭沒腦地冒出「半仙錢都沒有呢」、「到時才砍她一頸血也不遲」這樣的話來。「仙」(cent),「砍她一頸血」,港式中文,至於「魚蛋」那些也就不提也罷。這就好像一個人本來說著流利的美國口音的英語,突然嘴裡又會蹦出幾句英格蘭鄉郊口音出來一樣,莫名其妙得很。本人對彭浩翔操弄文字的能力十分懷疑。從這篇文章,我的感覺是彭浩翔其實非常想寫出大陸的味道出來,他不僅已經盡量避免粵方言詞出現(上面提到的極可能是疏漏),而且還不時想裝出大陸的那種痞味出來,比如「他媽的」這個詞就出現了好幾次(不是對話中),但我完全感覺到他根本不懂,比如這一句:「其速度之快,就像拿個他媽的大磁石到工廠旁邊」。一個正宗的大陸人,說話行文再怎麼痞,也不會在這裡加插個「他媽的」來形容大磁石。看了彭浩翔這篇文字,我開始懷疑他電影中的角色無不熱衷講粗口,說不定也是為了要裝出一種「本土特色」來。其實彭導一文除了具有把各地方言共冶一爐的語言特色,還有不少語言不通順的地方,不一而足。簡單而言,彭導他有點語障。據說他跟某家大陸公司簽了約,要用大陸資金拍大陸的電影了,我真懷疑他能不能拍出大陸的味道出來。

除了語障,《耐克來兮》這個故事也無吸引人之處,還是連載呢,我看了第一篇就看不下去了。如果以後還會買獨唱團,我會考慮要不要直接把那幾頁撕掉。

至於歐陽應霽那篇《貼地快感》,既沒有甚麼大缺點,也沒有甚麼很精彩之處,反正就是不喜歡也不反感毫無快感,其實就是很地道的一篇香港報刊專欄文字,東扯一下西扯一下最後來個點題。當然這篇也有一些港式中文,最後一句尤為明顯:「車在人在,一日有摩托車,一日有車仔麵,一日有香港。」我想這句話對於一個不懂粵語的人來說,理解起來應該有點難度,一日就能日出摩托車、車仔麵和香港出來,這個魔法有點神奇。正確的表達是:車在人就在,只要一天還有摩托車,就還有車仔麵,還有香港。

說完兩位香港「作家」,應該說說獨唱團的其他了。總體而言,這本雜誌是讀得下去的,但是它所引起的轟動多少是有點高估了。然而我說「算是把獨唱團看完了」,意思就是還是有讀不下去的。完全讀不下去的有兩篇,一篇是長篇連載《一如玫紅色的薔薇之於夏日》,好蛋疼的一個標題啊--對了,作者是一個女的,應該是好奶疼吶,韓寒這是想藉這篇文字來搶郭小四的顧客嗎?這種小說誰看得下去誰蛋疼。另一篇看不下去的石康的《看哪,這人》,看了開頭和小標題我就全無興趣了,這石康原來是個寫小說的(話說我還看過呢),後來也寫劇本,可甚麼時候就成了像余秋雨那樣嘰嘰歪歪的人了,我需要接受別人關於人生上的啟發的話,我看《論語》不行。

老實說,韓寒的那篇連載也不算很好,好像太隨意了點,不如他的舊作。我覺得最好看的是老羅的《秋菊男的故事》。文藝青年的特色就是裝,寫文章就是比誰會裝,但老羅就快奔四的人了,已經不能用文藝青年來形容了,所以他裝得就很自然很好看。整本雜誌要數最裝逼的就是《摩托日記》裡的一句話:「摩托車應該是帶人走向孤獨的」。

文字之外,我也很喜歡《獨唱團》這種簡簡單單不花俏的排版,我不得不承認我這人非常樸素,連《字花》的排版我都覺得花俏。

[tags]獨唱團[/tags]

(本文共被 795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