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血就暈

范徐麗泰

不記得是誰說過他的一位女同事,還沒看到血只要一聽到血字就會很「可愛」地暈倒。最近我發現香港其實有很多這種「見血暈」人士,人一暈就胡說八道,范徐麗泰算是一個,不過她的聯想力比較強,暈起來也沒有那麼可愛。

范徐麗泰說五區總辭的口號「全民起義」讓她聯想到了血。然後她又說公投的說法會誤導香港是一個有主權的地方--我相信她說這句話的時候其實已經暈了。首先香港當然是一個有主權的地方,主權屬於中國,范徐麗泰的話中話就是香港應該是一個沒有主權的地方--也就是說不屬於中國也不屬於誰,這麼大逆不道的話范徐麗泰居然說得出來,如果不是見血暈,那就一定是她向來都是這麼胡塗的人。如果范徐麗泰說的是公投等於港獨,那范太就真的是在誤導了--我可不相信讀書不少的范太不知道地區公投對於西方民主國家來說只是等閒之事。

用流血來抹黑我們這些屁民不要緊,問題是他們也侮辱了國體侮辱了建國先烈。所以保皇派對「起義」這個詞大表不滿時,很多人都笑了,提出不如把國歌也改了。國歌不是唱「把我們的肉築成我們新的長城」,「冒著敵人的砲火前進」嗎?我的個人意見是:不僅國歌要改,連國旗也要換--國旗的紅是象徵鮮血象徵革命,而且這是官方解釋,非個人隨便聯想--在中國連小學生配戴的紅領巾也是革命鮮血染紅的。同樣的,連政權也要換,共產黨就是靠流血搞革命起家的--共產黨常自稱怕死的不是共產黨,世上除了恐怖份子外最不怕流血的恐怕非共產黨莫屬,在共產黨看來見血暈的人都屬於反革命分子,怕死的都是反動派、漢奸。最重要的是共產黨不僅靠流血奪權,在奪權後還靠流血治國,既然范徐麗泰等人如此鄙視流血,那他們諸位君子是不是有意顛覆中共政權呢?

范太真的不用跟我們講歷史,我們對歷史的了解不會比她少,她更應該跟中央講歷史:當人民絕望,連和平的公投都不讓搞的時候,流血革命大概也就真的不遠了。當然中央其實也很清楚這一點,所以在經濟上不斷給香港人好處,把香港人都訓練成只會搖尾乞憐的狗。范徐麗泰說香港人只要安居樂業就好了,她的意思就是香港人只要有工作有飯吃可以連尊嚴也不要,她作為香港人,這是她自辱辱人。

有些自稱支持公投的人也出來說「起義」用得不好,提出的理據居然是擔心會惹怒中共--這種擔心真的多餘了,因為「公投」已足以把他們惹怒。

沒有一個地方的民主是天上掉下來的,天上掉下來的從來只有陷阱沒有餡餅。公投不是流血造反,只是發出人民的聲音。

如今我只是擔心,那位聽到血字就暈倒的女士,當她月經來潮時,該怎麼辦?

 

(本文共被 326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